您当前位置: 旅游 >> 人文地理
一条河流的成长史与一座城市的精神气质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12-2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点击: ]

 


红河谷里花腰傣 本报记者 潘泉 摄


红河漠沙段 本报记者 李江 摄

对于见惯了境内溪流纵横、湖泊成群的玉溪人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母亲河与母亲湖,红河肯定不是唯一。但其实,穿越在玉溪万顷田畴和崇山峻岭间的所有溪流,最终都只分属两大水系——珠江水系与红河水系;仅从这点看,红河对于玉溪这片土地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

红河水系在玉溪的范围包括新平、易门、元江及峨山西部,境内全长165公里,流域面积9981平方公里。在玉溪境内近距离观察红河,它仍属红河的上游部分。此刻的红河如同一位青春期的少年,它并不知道遥远的越南北部湾、浩瀚的大海在哪里,却凭着与生俱来的坚韧与执拗,不舍昼夜地奔流着,默默积蓄自己的力量。

在它躁动不安的青春岁月里,始终屹立不动的哀牢山是红河最亲密的伙伴。玉溪的新平、元江地处哀牢山中部,正是哀牢山上富集的植被与源源不断的水源补充,以及沿岸其他支流的汇入,才让红河这条小河由源头的涓涓细流不断汇集成一条大江河,最终成为水量仅次于雅鲁藏布江、超过怒江和澜沧江的西南第二大江河。而同样因为哀牢山脉的重重阻隔,不断为红河斧正着方向,才使红河最终通江达海,抵达越南的北部湾。

不拒细流,方成其厚重;融汇千溪,故源远流长。今日,我市将“玉汝于成,溪达四海”作为自己的城市精神,这恰恰也是红河——这条千百年来在玉溪境内蜿蜒流淌的大河传递给我们的精神隐喻。走近红河上游玉溪段,近距离观察它奔流途中的一次次成长与蜕变,也就走近和理解了“玉汝于成,溪达四海”的玉溪精神。

三江口与红河第一湾

新平县是红河流入玉溪的第一县。在新平县者竜乡向阳村的云山雾海中,我们遥望对面峡谷中的石羊江。石羊江是楚雄双柏人对红河的称谓。红河自大理巍山起源,出巍山县境被称作礼社江,流到楚雄双柏后,双柏人称它为石羊江。就在我们目之所及的位置,石羊江穿过楚雄的地界抵达玉溪。远远望去,它就是一条蜿蜒在山谷中的乳白色小河,以蛇形的姿态向我们流淌而来。

石羊江自高山峡谷中来,从双柏进入新平者竜这一段,河水清澈、风景优美,因此也是漂流爱好者经常光顾的地方。玉溪攀登珠峰第一人杨雪松每年都有两三次到这里漂流。杨雪松告诉记者,他们通常从楚雄双柏的鄂嘉镇出发,顺着石羊江一直漂流到新平县的三江口上岸,全程30公里,大约需要两天时间。这两天里,他们一路欣赏流泉飞瀑、两岸林立和苍天大树,岸上不时有孔雀、猴群与野猪光顾,部分河段水深至可以游泳。“风景太美了!”见惯了名山大川的杨雪松仍由衷地感叹。

就在石羊江向着玉溪流淌的同时,位于玉溪易门县西南部的绿汁江也向着新平奔流而来。绿汁江发源于楚雄州武定县猫街镇干沙沟村西麓,由北向南流经禄丰、双柏后抵达易门县。作为红河右岸的一级支流,绿汁江全长294公里,它蜿蜒流过易门的小街乡、铜厂乡、绿汁镇与十街乡时,汇入了易门县众多河流以及沿途的沟沟箐箐,形成了壮观的绿汁大峡谷风貌。

绿汁江出易门十街后,随即进入峨山县大龙潭乡以及新平县的新化乡。而此刻,来自新平哀牢山中的大春河也在哀牢山的崇山竣岭间恣意流淌。新平处在哀牢山中段东麓,保留着29万多亩原始森林。植被优良的哀牢山山高水长、河流众多,大春河就夹在这众多的河流中,朝着新平水塘的方向流淌。

仿佛一种预约,更像是邂逅,就在新平县水塘镇三江口这个地方,石羊江、绿汁江与大春河不期而遇,完成了红河生命流程中一次重要的交汇。这次交汇之后,红河水道变得更为宽阔,更因沿途携带了云南泥沙特有的红色,河水自此被染成了红土地的颜色。当年山间的那条小河仿佛一夜间脱胎换骨,变得强大而健壮。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往往造就了许许多多壮丽的景色,河流大拐弯就是其中之一。红河在三江口完成了其生命中一次重要的汇集后,在水势更加浩荡、峡谷逐渐开阔,即将一马平川之际,却因哀牢、迤岨两山峡谷的阻隔,在戛洒江上段水塘镇大窝塘这个地方放慢了脚步,围绕着金字塔般的迤岨山潇洒地画了一个“Ω”字形的大拐弯。这不经意的即兴之作,竟成就了一处奇观,人称红河第一湾。

所谓红河第一湾当然不在真正意义的红河第一湾,但却是红河水染成红色后的第一个大转弯,亦是红河沿途风景最为奇绝壮观的一个大转弯。仿佛在此流连了一番风景后,红河水才又浩浩荡荡行进,流入富饶的戛洒、漠沙、元江坝子。它流过戛洒,被当地人称为戛洒江;流过漠沙,被称为漠沙江;流到元江,被称为元江。随后,元江向着红河州绝尘而去,不舍昼夜,奔向遥远的越南北部湾。

包容与馈赠

近观红河的成长史,其实就是一段不断相遇、融合、汇集的历史。这种海纳百川式的包容与汇集,让红河完成了其旅途中的一次次成长与蜕变,积蓄了奔腾向海的强大力量。作为一种回馈,红河给予流经区域的,不仅有优美奇绝的自然景观、灿烂丰富的人文景观,更有着取之不尽的矿产资源。包容与回馈,这是奔流不息的红河水给予我们的又一精神启迪。

红河流域是多元少数民族文化璀璨夺目的地区。仅在玉溪,红河谷沿线就生活着花腰傣、彝族、哈尼族、拉祜族等众多少数民族,且由于哀牢山的重重阻隔,千百年来交通不便,这些区域的少数民族保留着诸多原始古朴的习俗。在人类文明同质化日趋明显的今天,这些具有差异性的少数民族文明显得弥足珍贵,吸引着我们不断去深入、触摸、了解它。

红河流域同样是生物多样化、同类型植物群落保留最完整的地区。哀牢群山中生活着许多珍禽异兽,有诸多珍稀植物。更由于哀牢山横跨热带和亚热带,形成南北动物迁徙的“走廊”和生物物种的“基因库”。每年,均有成千上万的候鸟穿越这一区域,红河谷沿线,多有“鸟道雄关”、“打雀山”之类的地名,其实就是候鸟的一条重要迁徙路线。

红河流域更是云南矿产资源最为富集的区域。于明代追随沐英至云南,最终落籍新平者竜乡的尉迟家族,曾在哀牢山主峰大磨岩峰、大雪锅山下淘金,者竜向阳村也有尉迟家的矿山——大象山。三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寻访红河到达此地,顺便探访了大象山上尉迟家的废弃矿山。只见矿洞内四通八达,偌大一座矿山早已挖空。当地人告诉我们,尉迟家开出矿石后,依靠人背马驮,将矿石搬至石羊江边的石羊厂与大象厂,并利用石羊江水流的动力“扯炉”,将矿石冶炼成矿。随后,也是依托河水的力量利用竹筏将炼好的矿往下游运输。早在三百多年前,尉迟家就靠着红河水的帮助,完成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大家族的原始积累,并组建迟家军,在明朝时赶走了入侵云南的缅甸军队。

易门的绿汁江沿岸更是滇铜的重要产地。滇铜最早出现在《汉书·地理志》的相关记载中,而易门铜最大规模的开采来自康熙二十一年。这一年,云贵总督蔡毓荣掀开了滇铜大规模开采的序幕,绿汁江沿岸出现了无以计数的炼铜炉。炼好的铜饼也是依靠绿汁江的水运运到绿汁江东岸的渡口——香树坡,在此弃船上岸,踏上通往京城的马帮行程。

时至今日,红河水依然给予玉溪这片土地无穷的馈赠。秉承红河水坚毅、包容的精神特质,玉溪早在战国至西汉时期便创造了璀璨夺目的青铜文化;明清时期更是经济发展、事业繁荣、文化昌盛、名人辈出;近代以来,著名的重九起义、护国运动留下诸多玉溪名将的身影;进入现代,玉溪人以“天下有玉烟,天外还有天”、“山高人为峰”的气魄,将玉溪卷烟厂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发展成为我国现代工业的一面旗帜。从历史到现实,“玉汝于成,溪达四海”的精神气质激励着一代代玉溪人砥砺前行。而这些,亦是奔腾不息的红河水给予玉溪的精神馈赠。

本报记者 吕向群

编辑:陶晓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