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美食 >> 饮食文化
红河谷的饮食文化(之一)
元江“澧社渔歌”寻踪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2-1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澧社渔歌”是元江“古八景”之一,“澧社”,也称礼社,即礼社江,今天称元江。这一景描绘的是古代元江两岸各族群众一边打鱼,一边唱歌的动人场景,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岁末年初,“行走红河谷”全媒体大型联合采访活动的记者走入元江坝子的时候,元江正值枯水期,江面没有渔船,也没有渔人,向当地群众、学者打听元江傣族的渔文化,很多人却能娓娓道来,捕鱼、卖鱼、烹鱼、腌鱼以及与元江土著鱼有关的奇闻、掌故。

元江土著鱼“鲜”名远扬

元江县境内的元江两岸生活着不同的民族,其中傣族与这条大河的关系最为密切。元江的傣族共有7个以自称命名的支系:傣喇、傣仲、傣卡、傣雅、傣朗、傣德、傣涨,他们大多喜欢临水而居,生活在海拔一千米以下的干热河谷。千百年来,他们孕育了源远流长的稻作文化、渔文化。

过去,元江傣家人吃的鱼大多来自元江干流及其主要支流。元江的哪些鱼能上傣家人的食谱呢?估计很多读者都不知道。查阅民国《元江志稿·食货志》,书中记载了十多种土著鱼,其中有四种鱼非常罕见:细鳞鱼,又称蛇鱼、棒头鱼,“产清水河(元江主要支流),巨口细鳞无腮,味鲜美”;猪嘴鱼,“嘴厚如猪,故名,味亦美”;马头鱼,“其头酷似马首,肌黄而无鳞”;瓜鱼,俗称面瓜鱼,“头偏无鳞,两腮有角,皮黝似滑而涩,肉作赭红色,酷似瓜故名”。到了今天,这四种鱼已经非常少见。

元江傣族食谱上最常见的三种土著鱼是团鱼、摆子鱼、鲇鱼。其中,团鱼,学名甲鱼,又称鳖,江中有野生的。摆子鱼就是我省大名鼎鼎的元江鲤,学名称华南鲤。元江学者杨松说,这种鱼的尾巴呈红色,元江当地又称为红尾鲤鱼,又因其两头尖,中间宽,形状像荷包,故又称荷包鲤,分布于上至新平漠沙观音滩,下至小河底河交汇处之间的元江水域,其他江段都很少见。

水葫芦捕鱼傣家独创

摆子鱼是傣家人捕捞量最多的鱼。过去,每到捕鱼季节,渔船靠岸,傣家渔人就会用绳子穿过摆子鱼的腮,穿成一串挂在扁担上,再挑到集市上出售,脱水一段时间,也没有制氧机,鱼却能保持鲜活。一担担红尾鲤鱼成了江边最为独特、神奇的风景。

傣家人穿鱼是一绝,捕鱼又是一绝。

元江县傣族学会学者许洪畅小的时候就见过邻居捕捞摆子鱼,方法非常独特。在他的印象中,元江鲤之所以叫摆子鱼,是因为它们喜欢游到江边的水草里产卵,但必须在天气温和、水流平缓的时候才出来。如果天冷,卵不能孵化,水流急了,卵又容易被冲走。傣家人发现这一规律后,在江边打上木桩,拉上线围成一个圈,圈住一片水葫芦。月明之夜,一群又一群摆子鱼在江面跳跃着,划过水面,扑向水葫芦,进去之后,着急产卵的摆子鱼不会再跑,傣家人就乘机用网兜捕捞,通常都能满载而归。许洪畅说,有的汉族群众不懂捕捞方法,见鱼来钻水葫芦就用刀去砍,也能抓到一些,但终究只能吃到死鱼。

团鱼和鲇鱼就不易捕到。团鱼胆小,听到岸上响动就会迅速沉到水底,鲇鱼则喜欢藏身深滩石缝中,常规的方法很难捕到。许洪畅说,对付这两种鱼,傣家人也有自己的高招。他们会在捕鱼前收集一些猪血或狗血,将渔网和血一起煮一段时间,渔网当然不是用尼龙等化学材料做的,而是棉绳,煮过易于吸收血腥味。这种网撒到江里后,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鱼饵,会将水底石缝的团鱼、鲇鱼引诱出来,一网打尽。

对付团鱼,傣家人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用钩钓,鱼饵必须是新鲜的鸡肠子,浮漂上挂几根鸡毛,鸡毛下水会漂起来,在水面上晃动,团鱼会把它当成游动的小鱼。这样一来,团鱼上钩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

鹅卵石煮鱼闻所未闻

傣家人烹鱼非常讲究,也很有特色。

团鱼的做法与汉族厨师的差不多,要么蒸,要么煮汤,味道鲜美,营养丰富,是一道具有滋补功效的美味。不同的是,团鱼宰杀后,它的血和胆都是不丢的,男人会用它兑白酒喝,有清凉解毒的药效。

许洪畅说,元江里的团鱼是很有名的,据说最大的能长到簸箕那么大。在傣族的传说中,团鱼长大后会成精,专为傣家人摆渡。

摆子鱼个体肥大,最吸引人的是它的体形像荷包,非常漂亮,从食用角度来说,可食用的肉质就多,营养也丰富。傣家人烹制摆子鱼的方法与众不同。在捕到鱼后,他们会将江水中的青苔、鹅卵石一起带回家,路上还会采一些沙朗(野生的香草)、野花椒,在菜地摘一些辣椒、小葱。到家后,将这些作料和摆子鱼一锅煮了,鲜香麻辣,非常可口。许洪畅说,青苔、鹅卵石调鲜味不能少,沙朗田间地头随处可见,调香味也少不了。

除了煮汤,摆子鱼、鲇鱼、面瓜鱼还可以腌生鱼吃。摆子鱼剖开洗尽,晾成半干用火烤了吃,也是一道令人难忘的傣味。(记者 蔡传斌)

编辑:禹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