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李富仙:每个绣娘心中都有一朵花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9-0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李富仙戴上老花镜向记者示范“堆花”针法
李富仙戴上老花镜向记者示范“堆花”针法

有人说,文化好似一条长河,有的人忙于奔往大海,途中记忆渐渐模糊,有的人则如同不辞劳苦的摆渡者,默默地坚守着这条河。红塔区洛河彝族乡的李富仙就是在彝绣传承这条路上默默坚守的摆渡者。

妙手锦心自天成

今年49岁的李富仙从小就生活在红塔区洛河彝族乡,嫁到上厂村之前她曾生活在法冲干沟村。记者在上厂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村委会的厨房里做饭,看见记者,脸上露出害羞的笑容,亲切地让记者稍微等她忙一下。

“在我们村子里,像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没有不会刺绣的,大家基本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母亲学习。我也不例外,我在五六岁的时候开始跟着妈妈学习刺绣,十多岁的时候已经能够独立完成一件绣品,头巾、围腰、枕套、床单、背裳、服饰等,种类多种多样,花样繁杂。”李富仙边忙边说道。

在李富仙儿时的记忆里,针线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于李富仙来说,当初学习这门技艺的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了,在那个年代,多一门手艺对于生存来说总是好的。她的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彝族妇女,生活中用到的诸如围腰、背裳之类的,都是自己来做。每每看到母亲刺绣的时候,李富仙就坐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一针一线在母亲的手中游走、流动,最终变成各式各样神秘又奇特的图案。看得多了,渐渐也就会绣了,也更加喜欢这些神奇的色彩与图案。或许是彝族人的血液中就流淌着刺绣技艺的因子,李富仙没有花费太多力气,在耳濡目染中就学会了这门独特的技艺。

心中的一朵花

匆匆忙完手上的活计,李富仙带着记者去到她家。在李富仙看来,能刺绣和善于刺绣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有很多人能绣、会绣,但难以长久地坚持,在以前,善于刺绣往往是衡量彝族姑娘心灵手巧的重要标志。李富仙说:“我记得小时候,村里的彝家姑娘都有一个精巧的针线包,用来放花线、花边及各种布料,闲暇时就拿出来绣点自己的东西。”

说完,李富仙把她的绣品都一一摆出来给记者看。“这两年眼睛不好了,刺绣要戴上老花镜才行,动作也慢,绣的东西就不多了。比如这个背裳,绣绣停停的,用了差不多八个月的时间才完成。”说着,李富仙把一块精美的背裳摆开来让记者看,记者看见一块差不多一平方米的黑蓝色布上,绣着颜色不同、花色不同的精美图案,手摸上去平实工整。李富仙指着背裳向记者介绍,一块完整的背裳要由五个部分组成,背裳头、背裳心、背裳两侧、背裳底,每个部分都要绣上不同的图案,所以相对耗时了一些。

一块完整的背裳由五个部分组成
一块完整的背裳由五个部分组成

看着这些精美的图案,记者忍不住问李富仙,这么复杂的图案,需不需要先画一下?李富仙告诉记者,要画的,但是不用画的像十字绣那样精细,只需要画出一个轮廓,大致知道这一块布要怎么来分配就可以。至于画什么、怎么画,这都是绣娘们凭自己喜好来的,没有固定的图案。“长期刺绣的人,都知道什么样的图案绣出来更好看、更协调,自己心里都是有数的。”李富仙说道。

为了更好地向记者展示刺绣的针法,李富仙把一块正在加工的围腰拿出来示范给记者看。只见李富仙在一块蓝布上,顺着之前的花纹一针一线地开始绣制。她说,彝族民间刺绣大多以深色布为底,上面再绣上各种彩色图案。上厂村的妇女基本都是用“堆花”针法绣,每一个图案都是用无数个“小堆花”组成的,而一个“小堆花”也要三针才可以完成。

随着时代的发展,洛河彝族刺绣在借鉴其他地方彝族与其他民族刺绣的基础上,技法更加多样,图案更为精致,取材也更加丰富,不仅有传统的手工绣,还有快捷省力的缝纫机绣。李富仙也曾多次到峨山等地进行学习,她认为刺绣是不分地域、不分民族的,所有的刺绣都可以相互学习、共同发展。(玉溪日报 记者 何超)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