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陈宝贵:三代人做好一桩事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4-2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L_1524148569576949082
陈宝贵全身心投入工作中

陈宝贵作为陈氏浮雕文化会馆创始人、红塔铝型材厂董事长,在其长达数十年的浮雕艺术创作中,雕刻着属于自己的记忆。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他将传统手法与现代工艺相结合,开发创新出铝合金仿古雕花件门窗这种文创产品。由于其娴熟的技艺和孜孜不倦的进取精神,他成为了我市市级民族民间工艺师和“兴玉技能大师”。

用自己的技艺把家乡雕刻下来

在红塔铝型材厂,记者刚见到陈宝贵时,他正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摆弄着木雕配件。见记者前来,陈宝贵放下手中的物件,在与记者简单寒暄了几句后,便介绍起了自己的浮雕作品,说起了他与浮雕的那些事。

现年63岁的陈宝贵出生于大营街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在童年时代,他曾与很多同年龄的农村孩子一样,承受着那个时代所赋予的各种困苦与磨难。那时的他,在外人眼中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常常帮助大人们做家务、砍柴、种地。直到他12岁小学毕业时,仍是家中不可或缺的劳动力。在艰苦生活的磨砺中,使他对农村生活有了较为全面的体验和了解,并渐渐培养了他坚忍不拔、一丝不苟的生活态度。上世纪70年代初,陈宝贵前往昆明学泥瓦工、漆工和木工,并接触到了当时并不普及的照相机,还自学摄影,学会了相片的冲洗。此后,他凭借着自身所学,在玉溪从事起了个体经营,开办木工作坊,制作一些农村人喜欢的家具和手工艺品等木器活计,同时也开始尝试起了浮雕的创作。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又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抓住了机遇,白手起家,做成了红塔铝材业。

事业有成的陈宝贵在服务杜会、回报社会的同时,仍对浮雕艺术情有独钟。他没有专门学过雕刻,没有学过美术,所有的雕刻技艺全是一个人静悄悄地摸索。一切完全是出于喜好和自觉,加之丰富的想像力、超人的悟性、坚韧的意志和精湛的木工手艺,他以独特的雕刻手法表达属于自己的独特的艺术语言。陈宝贵没有作家的浪漫诗情,他只是想把曾经的家乡留下来、传下去。

其实,人的一生当中,童年和遥远的时光总是值得回味和流连。风雨剥蚀的墙壁、人来人往的街市、久经年月的商铺,都成了他浮雕作品的主角,呼之欲出。仅有小学文化的他,凭着自己对木头雕刻的一腔热情和一双巧手,花了十多年时间收集、整理大量的农村素材,创作了《端午汇溪图》《织布图》等100 余幅作品。家乡,在陈宝贵心里就是一幅幅难忘的生活场景和鲜活生动的画面。他认为,自己的浮雕作品就是用来反映生活的,只有真实地反映生活,作品才有意义、更有价值。

陈宝贵对此这么说:“雕刻浮雕就是雕刻我的记忆,是把身边或记忆中的场景通过浮雕的形式把它再现出来。只要是我创作的浮雕所涉及的地方,我都要亲自去实地认真考察,并从中捕捉其间的风物进行创作。摄影作品可以把家乡拍下来,文学作品可以把家乡写下来,我同样可以用自己的雕刻技艺把家乡刻下来,并且还能更形象地持久保存。”

由传统文化衍生出文创产品

不仅要兼顾到浮雕的创作,同时又要经营红塔铝型材厂的陈宝贵,在多年的浮雕创作中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那就是将浮雕进行写实后再现出来。

基于这样的考虑,他步入了收藏这个行当。在收藏和浮雕创作以及平时的经营中,陈宝贵觉得随着社会的发展,环保、产能等相关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而木材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少,陈宝贵寻思起用新的材料和工艺来代替它们。而铝材拥有环保、成本低、可进行再生利用等特点成为了他的选择,并尝试着把木雕工艺与现代铝合金建筑材料相结合,开发创新出了铝合金仿古雕花件门窗。其中,《电泳涂漆、图纹转印优质铝型材产业化关键技术》,被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和中国创新成果案例审定委员会评为“最具投资价值企业成果”。

在如今的红塔铝型材厂,摆放着很多仿古的铝合金门窗,这些门窗看上去并没有铝合金自身那种十足的工业气息,取而代之的是古朴雅致之感。这种传统手法与现代工艺的结合,从2011年左右研发开始,陈宝贵历经了7年左右的时间,投资数百万元,突破了用铝合金制作仿古门窗、仿古门头、仿古屏风、仿古护栏等产品的关键技术,并申报了30多项与之相关的外观设计、新型技术等专利。正是有了如此的文化沉淀,红塔铝材也走上了转型升级之路。

“研发完成后,我们从2016年左右开始投入生产。前段时间文博会时,我们的产品还被昆明滇池国际会展中心所采用。如果当时我们不研发这个东西,红塔铝型材厂很可能就会面临困难,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在研发这个技术时,企业正属于辉煌时期。在辉煌时期,如果不做其他准备,在以后的发展中就会面临困难。以前,我们卖铝材是靠打广告,现在是客户自己找上门。它不但提升了我们的品牌价值,也成为了我们的文创产品。”陈宝贵说。据了解,自仿古门窗上市以来,其月生产量达上百万吨,产品远销泰国、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

勇于探索的执着创新精神

在木雕工艺与现代铝合金建筑材料相结合,以及研发铝合金仿古雕花件门窗的过程中,陈宝贵并非一帆风顺。有想法还不行,首先他需要解决设备的问题。

陈宝贵对于自己产品的要求很高,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做,就做尖端一点的,不要做别人在做的,或是简单的。”由于普通设备无法满足制作仿古门窗的需求,陈宝贵思量之后,决定把自己对于设备的要求和想法告诉相关的设备厂商,自主进行设备研发。屈指一算,仿古门窗的制作设备已经从第一代发展到第三代,并从简单的人力制作更新到数码控制。

在研发设备时,陈宝贵对于设备的精度方面有着相应的要求,他会绘图后把图纸拿给厂商,由他们根据要求来进行制作。有的一次便能完成,有的会折腾几次。回忆往昔,陈宝贵说:“记得在制作一把铣刀时,花了两年时间都没有把它给做出来。铣刀做不出来,或者说达不到要求,只有我们自己来买单。重复几次后,铣刀终于做出来了,并申报了相关专利。总的来说,不管是浮雕还是仿古门窗的成功研发等环节,都需要爱好作为支撑,只有喜欢它,才能把它做好。我原本想一生只做这一桩事,但不一定能做好。按照现在的趋势,我准备用三代人来做好这桩事,这样才有延续性。”

或许正是由于这份热爱,陈宝贵每天都会花大量时间呆在车间里,即便是下班后也会静静地在自己的工作室中捣腾自己的收藏、看看浮雕作品,直到晚上十点才会回家。而这样的作息时间,他坚持了很多年。

从陈宝贵身上,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他浮雕作品的精湛,同时也感受到了他孜孜不倦、勇于探索的执着创新精神。正是这样,他才把铝合金产品做成仿古门窗,这在全国是第一家。(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