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杨树林:彝家汉子结“灯”缘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6-2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杨树林捧着印灯引路 通讯员 张培学 摄
杨树林捧着印灯引路 通讯员 张培学 摄

澄江松元彝族每年春节都要演唱的古老太平花灯,分阳灯和阴灯两种,据说,是源自当地两种独特的表演形式,既有欢乐喜庆的一面,也有寄托哀思的一面。太平花灯属于花灯的“老灯”范畴,已于2017年入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今年53岁的杨树林是土生土长的松元人,也是太平花灯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记者走进松元村委会松子园村民小组村民杨树林家,倾听这位传承人的太平花灯“情结”。

太平花灯的由来

记者见到杨树林时,这位彝族汉子的脸上挂满笑容,原来他刚从县上一所小学表演太平花灯回来。杨树林表示走出村子去宣传、传播太平花灯,尤其是去到学校里,他感到非常高兴。

问起太平花灯的由来,杨树林告诉记者,松子园村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以前,离松子园村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个汉族村子叫旧村,村里有一位教灯的师傅,松子园村就请这位师傅来教唱花灯。但这位教灯的师傅既不愿骑马也不愿坐轿,专门要人背,稍有怠慢,就拂袖而去。尽管如此,松子园村的人还是很敬重这位师傅,花灯就这样传到了松子园村。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松元彝族太平花灯是在清道光年间,由南盘江边一个老艺人传到松元来的。由于松元村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太平花灯一直保持着自演自唱的封闭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如今松子园村的人们在演出太平花灯的时候,仍然保留着较为原始的祭祀灯神仪式。

简单来说,祭祀灯神的仪式分为“开光”“请灯神”“送灯神”等步骤。而在祭祀仪式前,灯班必须先备好花灯娘娘、红纸糊的方形“印灯”、大红纸写的一张牌位等,每年农历冬月初一的下午4时左右在村中寺庙里举行开光仪式。正式演出为农历正月初二,演出前大家要聚集在寺庙中请灯神,要所有人员在灯神前跪拜、祈祷之后,由男演员扮的灯婆婆把灯神从寺中背出来,接着大家列队绕村巡游一周,其中由一人捧“印灯”引路,捧的人多年来一直是杨树林,结束后就可以演出了。演出一般从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二到二月二结束,遇特殊情况会延长。演出结束后,举行送灯神仪式。

太平花灯是一生所爱

杨树林小的时候,村里还没有电视,吃完晚饭后大家喜欢凑在一起或聊聊家常,或对歌跳舞。处于懵懵懂懂年纪的杨树林坐一旁,长辈们表演的太平花灯总能让他看得目不转睛,也让他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太平花灯。

对于松子园村的男儿来说,以前学习太平花灯是人生重要的一课,他们也愿意学。初中毕业后,杨树林开始跟随父亲杨绍元、师傅代国元学习太平花灯,太平花灯表演需边弹边唱、且舞且歌,由于他天资聪明又勤奋好学,很快就能记住一出戏的台词和动作。“学太平花灯要花很长时间,当年我是先学台词,师傅念一句我跟着念一句,台词记住了才学唱腔,后又学乐器和舞蹈动作。我们的唱腔是变化多端的,乐器也是多种多样的。”杨树林说。

正值20岁的时候,杨树林就开始担任《大凤阳》《小凤阳》《李府拜寿》《正月燕子报早春》《劝夫调》等太平花灯戏的主要角色。在戏中他扮演的是生角,主要用的乐器是月琴,但他凭着扎实的表演功底还精通旦角,并熟悉太平花灯打击乐。“我年轻那会儿,对什么都感兴趣,逮住学的机会就不放,常常偷师学艺,反复琢磨。”杨树林笑着说。

松元村委会党总支书记郭彪告诉记者,杨树林嗓音浑厚、发音准确、口齿清楚,且动作协调自如,很有观众缘,深得大家的喜爱。而对于杨树林来说,他为之自豪的一件事是1994年参加了在澄江举行的全国国际傩戏研讨会的演出,这给了他很大的鼓励,也坚定了他用一生传承太平花灯的信心。

如今,杨树林担任村里文艺队队长,除参加本村的演出以及澄江县的节庆活动外,还经常到周边村子、华宁县等地进行演出。太平花灯演出阵容“庞大”:每次约有40人参与,过山号、锣、镲等乐器必不可少,而且演出者必须全为男性。为了“演出队伍不能散”的信念,杨树林做过诸多努力,从中可见这位彝族男人对太平花灯的那份真挚情感。

太平花灯应发扬光大

说来,太平花灯每次演出都从《正月燕子报早春》开始,该节目又称团场灯,为太平花灯中的花灯歌舞,也是最为热闹的一场灯,全体演员要出场,大家边舞边唱边表演,这种演出从古代沿袭至今。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今天流传下来的太平花灯剧目仅有20多个了,且随着年轻人对太平花灯热情和兴趣的骤减,传承成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

一直以来,太平花灯的传承方式和其他地区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太平花灯传男不传女。问及缘由,杨树林告诉记者,太平花灯首要的功能是祭祀性的,过去因男尊女卑的思想,祭祀仪式是不能让女性参与的。另外,太平花灯主要是父子相传,所以又称“家灯”,并且太平花灯主要有生角和旦角两个行当,父亲演什么角色,子孙就只能演什么角色。还有,太平花灯没有剧本,靠口耳相传至今,这也是太平花灯剧目减少的原因。

杨树林掌握着太平花灯的表演套路、唱腔及台词,并深知作为传承人要努力发扬光大太平花灯的那份责任,每次遇到演员不够或者其他什么困难,他都坚持了下来,他特别希望年轻人能加入其中。“对于想学的人,我都会倾囊相授,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太平花灯传承下去。”杨树林说。(玉溪日报记者 李艾丽)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