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潘绍华: 守护祖宗的龙窑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7-2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星星点点的修补痕迹,显示着这座龙窑悠久的历史。
星星点点的修补痕迹,显示着这座龙窑悠久的历史。

在玉溪,说起制陶,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红塔区、华宁县以及易门县。殊不知,在江川区九溪镇大营社区大营小组的后山,隐藏着一座300多年历史的潘氏龙窑,还有一位技艺精湛的制陶师傅“藏”身在这里,传承着玉溪窑的龙窑文化。

近日,记者寻访了这座历史悠久的潘氏龙窑,听潘氏龙窑的第五代传承人潘绍华讲述家族世代的制陶故事,以及数十年来他是如何日夜守护着山脚下的这片“泥巴园”,将潘氏制陶技艺传承下来,在苍茫的大地与苍翠的山林间传承着数百年的文化。

细细的铁丝线,在坯体底部轻轻一拉,坯体就顺利脱离了拉坯机。
细细的铁丝线,在坯体底部轻轻一拉,坯体就顺利脱离了拉坯机。

稍显简陋的“办公室”里,堆满了潘绍华的作品。
稍显简陋的“办公室”里,堆满了潘绍华的作品。

手艺源于玉溪窑

在这座自下而上依山坡而建如巨龙般的龙窑前,记者见到了潘绍华。随意的穿着和稍显黝黑的肤色,昭示着他常年“玩泥巴”的特性,微微的笑容又显示出乡间手艺人常见的品性——温和、与人为善。

记者的采访,是从这座历史悠久的龙窑以及潘家制陶史开始的。在与潘绍华的交谈中,记者才了解到,这座龙窑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潘氏龙窑,潘家也并非从一开始就在九溪制陶。300多年前,潘绍华的高祖原本在研和东山的龙窑制陶,后来迁到了红塔区瓦窑村,在瓦窑村烧制了3年的陶器后,再次迁到江川九溪如今的潘氏龙窑所在地,并最终定居下来。

查阅陈泰敏所著的《云南玉溪窑》记者发现,市博物馆和红塔区文物管理所曾于2013年在研和街道发现3个古窑址,其中一个在研和东山的王家山,烧制青花瓷,年代约为清代中晚期……王家山窑址大致面积为500平方米,依据出土瓷器的器形、釉色、花纹、图案等,可以判断为民窑,主要烧制日常生活用品。书中认为,“王家山窑址的勘察填补了云南清代青花瓷烧造窑址的空白,极大地丰富了云南省的陶瓷文化。”

《云南玉溪窑》还对研和东山所发现的龙窑的布局、面积和窑床结构都作了详细描述,时间、地点都与潘绍华所说的契合。从这些内容来看,潘氏制陶工艺至少在30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

这么一来,江川九溪的这座龙窑又是何时由谁所建?也变成了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据潘绍华介绍,先辈迁到瓦窑村以后,知道九溪有座龙窑,就举家迁了过来,以承包的方式经营着这座龙窑,直到现在。由此说来,九溪这座龙窑有300多年的历史,也只是它被潘家承包以后作为“潘氏龙窑”的时间了。至少,在这300多年里,在潘家人的手中,虽然经过了多次修缮,但潘氏龙窑至今依然保存完好。

可遇而不可求的釉变,是龙窑制陶中最难得的
可遇而不可求的釉变,是龙窑制陶中最难得的

传统工艺重在“经验”

潘绍华是潘家迁到九溪后的第五代人,所以也被称为潘氏龙窑的第五代传承人。作为潘氏后人,潘绍华自小便生活在泥巴堆里,子承父业,也就顺理成章了。从记事起,潘绍华就跟着爷爷及父亲干一些挖泥的粗活。1985年,13岁的潘绍华开始正式学习拉坯、修坯、上釉等技巧性的制陶活。

细算下来,从13岁到现在,潘绍华已经与泥巴打了30多年交道。这些年来,无论是做生活陶还是工艺陶,潘绍华都坚持采用手工制作,同时也注重实用性与观赏性并存。

要做一个实用性与观赏性并存的陶器,潘绍华要完成数十道工序,从挖泥到拌泥、晾泥,从拉坯到晾坯、修坯,从打磨美化到上釉、入窑烧制。这只是从大的工序来算,若是细数的话,还有泡砂泥、揉泥、晒泥、和釉、装窑等步骤,大大小小共72道工序,每一步潘绍华从不偷工减料,除却搅泥、揉泥会用到一些机械外,其余工序均手工完成。

潘绍华介绍,要做好一件陶器,从挖泥开始就要认真对待。那么,什么样的泥才是最适合制陶的?“龙窑周围的泥土都是可以用来制陶的,这是前辈实践的结果,所以这一片区域也被称为‘窑泥坑’,‘窑泥坑’里的陶土都是没有杂质的,最适合制陶。”潘绍华告诉记者。

有了“最纯”的陶土还不够,还要把陶土和石英砂石混在一起泡水。一般潘绍华以100斤泥加上30斤砂石的比例来泡,泡的过程中不断搅拌,搅到砂石与泥土均匀地融合在一起才行。紧接着还要揉泥,去除陶泥中的空气。“搅泥和揉泥是最费力的两道工序,以前条件限制,都是人拉着牛在泥潭里踩,不均匀的地方就得用锄头来和。现在条件好了,就购了搅拌机、真空机来做这些费力的活。”潘绍华说道。

有了好的陶泥,就是制坯了。在制坯过程中,坯体的形状、大小都要陶艺师傅自己来把握。说着,潘绍华拿起一团陶泥,为记者示范起来,揉团、捏条、盘绕、捏牢、刮平、抹平外壁……在重复几次的盘绕、捏紧、抹平后,一个陶坯的雏形展现在记者眼前。有了基本的雏形,再持续地盘绕、捏紧、抹平,让整个陶器厚度均匀、形状周正后,一根细细的铁丝线在坯体底部快速一拉,轻轻一抬,坯体就成功地脱离了拉坯机。

拉坯完成并不代表制坯完成,拉好的坯在自然光照下晒到不会粘手,还要修坯,陶器上的纹路、配件、穿眼等都属于修坯的范畴。说着,潘绍华拿起一个晾得刚好的茶壶坯体,拿过手边的修坯刀,手指稍稍一动,细碎的坯土落下,一会儿的功夫,茶壶就被修得有模有样。制好的坯体只需静置于阳光下晾晒就好。

在阳光下晾晒了几天的坯体,就该进窑炉烧了。装窑也是一个要求极高的工序,陶器要一件件周正地摆在装了棚板的窑炉里。之所以强调摆正,是因为若是底下的陶器斜了一寸,顶上的就有可能斜一尺,那一整炉的陶器都有可能废了。装好并封起窑炉,就是烧窑了,烧窑要从窑头烧到窑尾,所以对火候的把控是整个烧制过程中最重要的。窑头一般要用小火(0℃至500℃)烧8小时,中火(500℃至900℃)烧4小时,大火(900℃到1300℃)烧至成功。这只是窑头所用的时间,至于窑中到窑尾则不可一概而论,要根据窑眼当时的温度来决定烧制时间。一直以来,潘绍华都拒绝使用煤作为燃料,每次烧窑都使用柴,所以每5分钟就要添一次柴,柴的用量跟当时的气温及风力也息息相关,气温高、风大则用柴少,反之则用柴多。

潘绍华强调,整个制陶过程每一个步骤都必须严谨细心,容不得半分瑕疵。

产业化传承有望

多年来,潘绍华制作的陶器已经从简单的碗、碟、盆、水罐、酒罐、咸菜罐等生活类陶制品,扩展到有观赏性的茶壶、茶油罐、杯子等工艺类陶制品,种类也从以前的三四十种发展到现在的近200种。然而,潘绍华并没有打算从此停下脚步,他还在尝试开辟新的陶艺之路。“如果客户有喜欢的图案或者形状,把图传给我,我都能按照要求做出来。”潘绍华自信地笑着说。

然而,总体来说,潘氏的制陶技艺仍然是一门比较传统的手工艺,很多工序都要丰富的经验才行。在他看来,经验往往决定了出窑陶器的品质,“柴烧龙窑出炉的陶器是不会全部成功的,就算是最有经验的师傅,烧制的产品合格率也只是在70%至80%左右。”潘绍华说道。

每一次出炉的陶器都有失败品,潘绍华却依然坚持着传统的柴烧龙窑。他认为,传统手工制陶虽然比不上机械的速度,也不如机械“完美”,但传统工艺有它无可替代的优势。说到此处,潘绍华拿起手边一个杯子向记者介绍:“柴烧龙窑烧出的作品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这种产生窑变的杯子,烧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这一炉会有几个有窑变,也可能一个都没有,算得上真正的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一直很有市场。”正是因为一直坚守着传统的制陶技艺,让潘绍华拥有了一批稳定的客户,每年都会向他采购大量的陶器,保证了产品销路。

一代代人口耳相传才留下来的这项潘氏制陶技艺,到了潘绍华这一代,只有他一个人坚守着。那么,这一传承了数百年的技艺,是否能继续“活”下去呢?对此,潘绍华告诉记者,正在景德镇陶瓷大学求学的侄女在他的影响下喜欢上了制陶,并且打算在毕业后从事制陶行业。同时,还在上学的女儿也是自小就喜欢绘画,潘绍华也打算让女儿学习制陶。

此外,潘绍华与玉溪工业财贸学校也有合作,近几年每年都会有约30人到龙窑基地向潘绍华学习制陶。“他们在我这边主要学习做一些工艺陶,承担的也是拉坯、修坯、上釉这些精细的工作,通常只要他们肯来学,我都愿意教。”潘绍华表示。

既有家传,也有师传,使潘绍华对潘氏制陶技艺的传承充满了信心。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