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遇见玉溪诗人群体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年轻的玉溪诗人群体
年轻的玉溪诗人群体

今年6月,根据《玉溪市文艺精品创作扶持专项资金管理办法》规定,经玉溪市文艺精品创作扶持项目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市文联对2018年全市获得补助的162件优秀文艺精品进行了公示。记者发现,在获得补助的文艺精品中,诗歌作品就有19件,这些作品均在《星星》《诗刊》《边疆文学》《滇池》等知名刊物上发表过。当然,玉溪文坛中的优秀诗人,并不是只有这寥寥几人。9月15日,在市文联2018年文学创作笔会上,记者就遇见了一群充满朝气、活力满满的诗人群体。

“诗人”是他们统一的标签

众所周知,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和民族文化的云南,是文学创作的一片热土,长久以来,云南这片土地上涌现出很多优秀作家和文艺佳作。与成名已久的“昭通作家群”“曲靖作家群”相比,“玉溪作家群”虽然还没有得到外界的广泛认可,但已经形成了一支有规模、有作品、有特色的创作队伍,而诗人群体是这支队伍的一大亮点。

据玉溪市作协主席王尚宁介绍,近年来,玉溪这片热土上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诗人。尤其是以赵丽兰、杨锋、汤秀琼、艾艳存、丁丽华、李发荣、夏昭华等为代表的中青年诗人进步显著,日臻成熟,现在已经成为玉溪诗歌创作队伍的标杆。他们先后在《人民文学》《民族文学》《解放军文艺》《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扬子江诗刊》《诗词选刊》《飞天》等国内知名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大量作品,占了玉溪作家在省级、国家级刊物发表作品的绝对比重。

这些人大多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有的在中小学任教,有的担任公务员,有的在财政、公安等单位工作,有的甚至刚刚走出校门。然而,“诗人”是他们统一的标签,他们将创作根植于生活、工作、学习的土壤,在业余时间写出了较多优秀的诗篇。

为什么近年来玉溪会涌现出这么多优秀的诗人?《玉溪》杂志诗歌编辑张尚锋为记者解答了这个疑问。他表示,近年来,玉溪市文联每年均组织3至5次文学笔会、文学创作研讨会,邀请多位省内、国内知名文学大家到玉溪为本土作家传道解惑,大大提高了玉溪诗人的创作水平;其次,2015年,玉溪市文联制定出台了《玉溪市文艺精品创作扶持奖励办法》,对在国内外重要期刊、重大比赛、重大活动中发表、获奖、参展的文艺作品给予扶持奖励,这大大地调动了全市文艺家队伍的创作积极性;此外,玉溪市文联抓住了新诗发展的机遇期,瞄准了新诗发展的前沿,采取了“请进来交流”和“走出去学习”等多种方式,有力地推动了玉溪诗歌创作的发展。

此外,张尚锋还表示,玉溪日报社主办的文艺副刊栏目《红塔》发现和培养了许多新生的文学力量,催生了大量优秀的诗歌作品。自2013年开始评选的“玉溪日报文学奖”,更是为玉溪文学的繁荣与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在2018年第五届“玉溪日报文学奖”的评选中,获得诗歌奖的李发荣、徐艺嘉、艾叶3人及获得诗歌入围奖的10人,均是玉溪诗歌创作团体的中坚力量。

诗歌创作是个人的事情

李发荣是峨山一中的一名语文老师,也是玉溪诗人群体的一个典型代表。近年来,他在教学工作之余,写出了众多优秀的诗篇及文艺评论。他向记者介绍,一个区域内要形成诗歌现象,需满足三个条件:一是有足够的人在创作诗歌;二是有代表性的诗人;三是这些代表性的诗人能够走出去。目前来看,玉溪诗歌创作已形成规模。然而,也只是初具规模。

李发荣表示,诗歌作为一种相对小众的文学形式,在一部分人看来,在玉溪这块土地上,写诗其实是一件不怎么讨好的事。通常情况下,人们对诗歌的评判相较于散文、小说等文学形式来说会更加严苛一些。寥寥数语的诗歌,相较于篇幅较长的散文、小说,似乎是提笔即来的。“其实,写诗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有时候一首诗往往要创作一两个月甚至半年之久,语言、结构都要经过细细打磨。近年来,在我的诗中更关注的是思考的深度,相比数量更注重写作的节制。”李发荣说。

什么是写作的节制呢?李发荣表示,诗人更应该把写诗这件事与自己的生活分离开来,要学会适时地把自己从创作中抽离出来。因为体裁特殊,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多少人会认真地去读别人的诗作,诗人也就很少会得到有用的反馈。所以作者只有把自己抽离出来,才能客观地看待自己的创作。

22岁的徐艺嘉虽然刚刚走出大学校门,但从13岁起就开始写诗的她,也算是一个“老作者”了。谈起写诗的感受,她告诉记者,她大多数时候的写作均是某一时刻的有感而发,写作的主题也是随性地变化着,她从不会特意地去写某件事、某个人。她表示,写诗这种事,如果带着明显的目的的话,会失去诗歌本身的一些艺术感。徐艺嘉认为,诗歌要得到外界的认可其实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所以她通常是把写诗作为一个抒发感情的窗口。但她认为写诗会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与升华,能够让平凡朴实的生活变得韵味绵长。

赵丽兰是澄江县文联主席,也是《抚仙湖》主编,同时更是一位优秀的诗人。谈起她的诗歌创作之路,她表示,诗歌创作是个人内在情感、内在思想的体现。本土的诗歌作者要走得更远,最重要的还是要提高自身能力。阅读是丰富阅历、提高写作能力的有效方法,她除了会订阅一些知名的诗歌期刊外,还会阅读很多诗歌类的书。阅读是建立作者语言体系、思想体系最有效的方法。诗歌是一种艺术性较强的文学体裁,写诗就是要建立一个有语感的、优美的格局,如果诗人能够建立起这样的格局,那么就算是把一句白话放进去,这句白话也是有美感、有审美观的。这其实就是一个把作者的思想用诗歌的艺术语言表达出来的过程。

对于大部分80后、90后来说,他们出生于诗歌的繁荣期,又在诗歌的没落中成长,注定是与中国的当代诗歌擦肩而过的一代。可以说,对诗歌的认识,仅止步于九年义务教育的语文课本。更多的人则对当代的诗歌有陌生感、排斥感,玉溪诗人群体要被更多的人接受、认可,显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正如几位玉溪作家所说,玉溪的诗人要静下心来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才能让玉溪的诗歌走得更远。(玉溪日报记者  何超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