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马学芝:传承阿哲人服饰之美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4-0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3月的一天,记者走进华宁县盘溪镇湾得箐村。这个玉溪唯一的彝族阿哲人聚居村落,位于华宁县盘溪镇方那社区,彝族占全村总人口的95%以上。站在村口向远处眺望,南盘江在不远处流淌,滇越铁路从村前穿过,走进村庄,又是另一番景象,七犀潭的水在村内静静地流淌着,一幢幢极具特色的民居内传来鸡鸣狗吠之声,更让这个村庄充满了别样韵味。

把几根颜色不同的线穿到这个编架上编成一根线。
把几根颜色不同的线穿到这个编架上编成一根线。

走进位于村庄深处的玉溪市文化馆文化活动示范基地,记者见到了一群阿哲女人,只见她们个个身穿精美的服饰,了解这些以蓝色为基调的阿哲人服饰便是记者此行的目的。

充满寓意的阿哲人服饰

在玉溪市文化馆文化活动示范基地前的小广场上,这群身着盛装的女人们手牵着手翩翩起舞,身上的服饰银光闪烁,叮当作响,让人眼花缭乱。走进位于小广场旁的湾得箐科技文化活动室,一眼便看见了陈设在屋里的阿哲人刺绣作品,包括服饰、鞋子、绣包等,看着这些精美的刺绣作品,阿哲女人马学芝向记者娓娓道来,讲述她们服饰的历史、文化及工艺。

“阿哲人的服饰是很讲究的。”马学芝说。为了方便记者理解,马学芝指着身旁同伴的服饰向记者解释,一套完整的阿哲人服饰,包括帽子、上衣、围腰、裤子和鞋子。马学芝表示,阿哲人的服饰以蓝为美,以前大多用深蓝色,现在年轻人的审美不一样了,所以现在用浅蓝色居多。以前无论是做活计还是过节,民族服装都要穿在身上,现在只有过节、做客的时候才穿。

在记者看来,一套阿哲人服饰最精美的便是帽子和上衣了。马学芝告诉记者,这套服饰做起来最困难的也是帽子和上衣,说到此处,马学芝便把自己头上的帽子取下来拆开,拆开后的帽子就是一块正方形的蓝布,绣满图案,缀满银泡。她将蓝布对折成三角形,再把三角形的两个角围拢,一顶帽子的形状就出来了。马学芝身旁的同伴们依次取来七彩的丝线、蓝色的飘带、镶满银饰的绑带,将绑带固定在马学芝高高盘起的头发上,又取来那块对折成三角形的蓝布,经过多次定型、绑扎、装饰,约半个小时后,帽子就戴起来了。“这就是我们阿哲人的螳螂帽,因形似螳螂的头部而得名。”马学芝说。

为什么帽子要做成螳螂的形状呢?马学芝说,这种帽子的原型设计与阿哲人的祖先把螳螂作为图腾有关。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彝族的先人认为螳螂具有某种神奇的魔力,曾自称为“螳螂族”,这便是螳螂帽的由来了。除了螳螂帽外,阿哲人服饰上的芝麻铃铛、老虎扣饰、彩蝶扣饰、银蝶扣饰等都有着各种不同的寓意,其中老虎图案是彝族祖先的图腾,芝麻、彩蝶等图案则寓意阿哲人的生活丰富多彩、幸福美满。

陈列在湾得箐文化活动示范基地的一件刺绣作品。
陈列在湾得箐文化活动示范基地的一件刺绣作品。

一针一线绣出的幸福生活

随后,记者有幸见到了更多的阿哲人服饰,深蓝色的、富有神秘色彩的大衣,暗紫色的、庄重典雅的婚服,由蓝布和黑布拼接起来的裤子,还有一双绣满华丽图案的斑鸠鞋。据马学芝介绍,这双鞋子的特点就在于鞋子与袜子是缝合在一起的,穿起来更舒适、方便。

这些作品每一件看起来都极其美观,做起来当然也是极不容易的,单单衣服上的刺绣便是一项“大工程”。

据马学芝介绍,一整套阿哲人服饰需要30余块绣片来拼接,会做这种服饰的人大多数都是当地的,她们平时都在田地里做活计,只有闲暇时才能做,所以就算是马学芝这样的刺绣高手,做一套衣服也需要好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

出嫁之前,马学芝在红河州弥勒市歪头山生活了20多年,那里的女子都会刺绣,她的祖母及母亲更是刺绣好手。小时候,马学芝总是看见祖母坐在家门口认真地绣花,绣针带着绣线穿过紧绷的绸布,丝丝缕缕。一件件精美的衣服、一条条有坠感的腰带在祖母的手中开出花来。

“我从小就跟着她们学习刺绣,一开始是一根针一根线随便穿来穿去,后来就学习简单的针法,再后来我就能够自己设计图案,自己搭配色彩了。”马学芝说。嫁到湾得箐以后,马学芝把自小学习的刺绣工艺也带到了湾得箐,跟湾得箐原有刺绣工艺进行了巧妙融合。

她向记者介绍,阿哲人服饰上的刺绣,多半都是以蓝色的棉布为底布。买来的棉布按照服饰的大小裁剪成绣片,再选择一些彩色的线来刺绣。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山川河流、藤萝花草、飞禽走兽,以及马缨花、山茶花等都是阿哲人服饰中常见的图案,颜色则以鲜艳的大红、粉红为主色调,并和其他不同的颜色搭配,显得鲜艳夺目。

要说刺绣,当然不能不提阿哲人服饰中最特别的编线了。马学芝指着身旁的简易木编架告诉记者:“编线的意思就是把几根颜色不同的线穿到这个编架上,借着编架的力量把这些线编成一根线。”说着,马学芝就把几根黑线和一根白线穿到了编架上,只见她几根手指一穿一拉,一根黑白相间的粗线便慢慢浮现在记者眼前。马学芝表示,编过的线,会比一般的绣线粗上好几倍,可以直接按照自己的喜好,摆成自己喜欢的图案缝在螳螂帽、上衣或是裤子上就好。用编线缝出来的图案,凹凸有致,且更加逼真、有韵味。

编线这个活计,看似简单,做起来却是很难的,马学芝刚开始学的时候,编出来的线粗细不一,就像长了疙瘩的树枝一样,直到手指磨出了老茧,编出来的线才真的像是一根线。如今,湾得箐会编线的人只有寥寥数人了。

“三根针”在阿哲人服饰制作中也是比较独特的,这种针法绣在衣服上看起来并不起眼,它的重点在做的过程。三根针穿上不同颜色的线,在蓝布上穿引着,几分钟的工夫,蝴蝶花的小片花瓣便已成型了。马学芝说:“三根针最大的优势就是快,有三根针三根线,当然比一针一线快。”除了编线、三根针外,阿哲人服饰中的长短针、大针等特别的针法,都在为这套精美的服饰添彩。

阿哲人服饰并不是只有刺绣,数以千计的银泡也是很吸睛的,近百根芝麻链,都要一根根用手缝上去。每做一套衣服,马学芝便要到店铺里去买银泡、芝麻链,买回来以后就按照设计好的造型缝上去,通常银泡缝在螳螂帽、上衣、围腰上的居多,对此马学芝的解释是,闪闪发亮的银泡缝在显眼的地方才更能展示它的美。

绣好图案、缝好银泡,马学芝就把绣片送到裁缝铺去缝制。据马学芝说,手工缝制出来的衣服结合处不够平整,会影响整套衣服的美感。村里的女人像宝贝自己的孩子一样宝贝每一套衣服,因此她们才把衣服送到店里缝制,只为让这些“宝贝”都呈现出最好的状态。

传统手工艺传承的希望

多年来,湾得箐的阿哲女人用自己的慧心巧手装点着平凡的生活,服饰、围腰、枕布、挎包、背带……无一不是她们精致传统的手艺活,不为展示,只为在平淡的生活里调剂出一点滋味、一点情趣。

社会在发展,人们的审美也在变化,加之纯手工制作费时费力,使得阿哲人的传统服装只有在节日、办喜事等特定场合才有人穿着。以前一年穿坏三四套,如今好几年才穿坏一套,穿的时间少了,这样精美的服装也就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虽然年轻一代的阿哲人对这种手工服饰缺乏需求和热爱,但它毕竟承载着湾得箐数百年流传下来的古老技艺。如何让自己手中的技艺代代相传,让阿哲人服饰为更多的年轻人接受?马学芝心里充满了不安与忧虑。

还好,设在村里的玉溪市文化馆文化活动示范基地让阿哲女人看见了传承的希望。近两年来,马学芝常常带领着村里的一群阿哲女人在活动室活动,或是交流刺绣经验,或是跳一跳阿哲人的舞蹈,唱一唱彝族歌曲,不管做什么,都是在传承文化、传播文化。马学芝和她的同伴相信,一切都是有希望的。(玉溪日报记者  何超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