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民俗风情
研和米线节开印仪式溯源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2-2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米线节上的蚌舞
米线节上的蚌舞

  玉溪米线节源于对土主神的祭祀,原为新春迎神赛会,每年农历正月初一至三月二十二,分村,分街道,按约定的日程,轮流迎祀。“土主”到哪个村,哪个村即开始过节。每逢米线节,各村民众齐聚土主庙做会,杀猪宰鸡,捐钱凑米,大摆宴席,以示庆祝。然而,在过去数百年的时间里,米线节恰恰在东山土司执政年代(清初至民国初年)比较兴盛。米线节的产生与东山土司祭土主石印及相关仪式有着重要的关系。

东山土司寻获土主石印

据史料记载:“土主石印在玉乞城土主庙。庙屡毁,石印无恙。元时,民耕其中,散弃之复聚者数,地主怪之,梦神语曰,我土主也。石下有金及印,可取祀。乡民得金与印,构庙祀神,祷无不应。”

康熙末年,东山土司王凤之子王迪吉寻获土主石印,上刻彝文,有诗单赞其印云——

天然造就胜人工,蝌蚪成文廻不同。

金玉作胎含宝相,琼瑶结块透纱笼。

探奇自昔留苍壁,贮匣于今蕴彩虹。

何代勅封遗古迹,千秋未许印丹红。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王凤年老告休,由其子王迪吉承袭。王迪吉,字懋昭,瑞初公子,康熙三十三年四月初六,由附生承袭州判,任事二十五年,封征仕郎。康熙三十六年随征鲁魁,蒙优奖。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迪吉去世。由此可知,王迪吉寻获土主石印是在康熙年间的事情。

研和土主的传说

记者多次到研和东山采访,曾经听到过一个关于研和土主与石印的传说故事。

传说有一年,研和过米线节,照例请土主出巡。这一天,把土主神从殿里请出,刚刚上了官道,忽听前面锣响,一大班公差簇拥着几乘官轿涌来。原来是迤南道台从省城赴普洱路经此地。旧时规矩,百姓见官要让道。请神之人要回避已来不及,顺势跪在官道两旁,将神像摆在路当中。差官慌忙禀报:“前面一神像挡住去路!”道台吩咐“住轿!”围住神像转了一圈,抽出扇子在神像头上敲了三下说:“你是什么泥巴坨坨,人人见我都要避道,你为何不避?”接着又吩咐公差将神像抬到路边,让出道路,扬长而去。

晚上到嶍峨县城歇下,道台突然发起高烧,头剧烈疼痛,针药无效。太太慌了,召来师爷询问,得知道台今日在研和轻慢了土主神,故遭此灾。她赶忙请来师娘婆为道台禳解,并向空中对土主许愿:“只要道台能脱此厄,平安顺利赴任,定然回京奏明圣上加封于你!”待太太回房,道台已自康复如初。

道台任满回京,奏明圣上,言“研和土主德行卓异,泽被生灵”。圣上敕封研和土主为“护境文帝”,钦赐黄袍马褂,并得到护境文帝之印。从此,研和土主与别处土主不同,身穿黄袍马褂。

隆重的开印仪式

从史料中可以看出,是东山土司制定了开印仪式制度,每年正月十六是开印的日子,东山土司乘坐鹦哥绿大轿,抬着半副銮驾,兵丁们举着战旗、彩旗,前呼后拥出府门,顿时,锣鼓喧天,礼炮齐鸣,震荡云霭。浩浩荡荡的出行队伍穿越周边村寨。百姓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欢呼着、跳跃着,东山成了欢乐的海洋,给一年一度的开印仪式增添了祥和的气氛。年末腊月十五是封印的日子,举行了封印仪式后,衙门里停止申冤告状。让黎民百姓过好一年一度的春节,春节过后从初一开始又接着开始过米线节。

为什么研和过米线节都要提前祭土主石印,开印后才过米线节?首先研和土主被皇帝敕封为“护境文帝”,钦赐黄袍马褂,并得到护境文帝之印,而土司府是一个职能部门,也是皇帝册封的官员,有着掌权大印。祭奠土主开印由土司去主持这个仪式是合情合理,是对皇帝赐予自己权力的一种尊敬和肯定。

其次土司府注重礼仪往来,通过这些活动能与各届官员交往,广交朋友,联系友人促发展,能更好地融合当地人民。在开印仪式及过米线节时,都有隆重的礼仪队、兵勇队相迎相送,热闹非凡,真是礼炮齐鸣震天响,吹拉弹唱相迎送。通过开印祭祀土主的方法让人们期盼来年风调雨顺,有个好的收成,百姓的粮食有了好收成才能为地方财政增收,老百姓丰收,土司府的收租征粮才能更多,从而过上好日子。

据东山土司后人王孝明回忆,过去,东山土司于每年二月初四,派迎神队到宋官小营遴龙寺迎请老土主、土主娘娘、土主太子、监斋、文殊、普贤、观音、招财进宝诸佛神来东山做会、讽经、唱戏,过三天米线节。

米线节期间人们沐浴着春光,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唱灯演戏,载歌载舞,欢天喜地,祈祷来年人寿年丰、风调雨顺。过节时,各村都要演唱花灯或滇剧,昼夜双场,剧目有《小放牛》《蟒蛇记》《白扇记》《三娘教子》《算粮登殿》等。在一个多月的节日里,研和坝子里轮到过节的村寨,到处都是走亲串戚、交友访故的人群,热闹非凡。(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