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孤山战事
—— 回忆1950年清剿金绍云匪患的斗争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08-0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3

80岁的渔村人李树植,年少时他曾近距离见过金绍云。回忆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4

这是以前的江川第三区区政府所在地,要是没当地老者指引,人们很难在村落中找到它。

孤山,位于抚仙湖中,如今人们游览此地大多因它有险峻壮美的景致。而在历史的长河中,它四面环水的独特地理位置却造就了“孤山山高无路”、“孤山独座虎难行”的艰险和很多关于它的历史事件。翻开尘封的历史,在它的背后却隐藏着这样一段让很多当地人记忆犹新的战事。

围攻孤山

说起这件发生在孤山的战事,它和新中国成立后的剿匪有关,虽比不上历史上很多著名战役的庞大和惨烈,但却根植于当地人们的心间,难以忘记。

时间回到60多年前,那时的江川刚刚解放,于1950年2月成立了江川县人民政府,各区乡人民政府也相继成立。正当人民群众欢呼胜利庆祝解放之际,以金绍云为首的土匪四方串联,并派遣部下与国民党特务勾结,打出“反共救国军滇中独立师”旗号,组成反革命武装势力,盘踞维宁区(今江川伏家营、大庄、大街),严重威胁着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据记载,1950年4月,江川发现反革命武装蓄谋暴动,匪焰逐渐猖獗,四区(今大庄,伏家营一带)及三区(今前、后卫)被土匪占据数日。5月,原国民党保安第七团(王耀云团)受我军收整为暂编十三军34团(王耀云部)后被调到江川剿匪,驻前卫一带,因与金绍云匪帮互相勾结于5月底突然叛变,杀害我党政军干部等,后被歼灭。同年8月左右,中国人民解放军对金绍云匪帮开始大举围剿。经过激战,金绍云匪部在小街、上头营、赵官等地被我军击溃,一部分逃到安化后又被我军消灭;一部分自首;另一部分土匪中的骨干分子,随金绍云乘船逃到抚仙湖中的孤山。而此时,一张剿灭金绍云匪部、围攻孤山的大网正开始慢慢收拢。

而在此前1950年7月,玉溪军分区独立第一营、第二营和第三营曾开进江川,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军一一四、一○九、一一六团围歼土匪。相关文献记载,当时二营驻地便是江川第三区区政府——前卫。据了解,当时二营接到的任务是控制土匪活动和保护江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在前卫,记者询问有关当年剿匪的相关事情。80岁高龄的邓平章这样告诉记者:“当时三区区政府就在前卫,1950年时我有十多岁,围剿金绍云的时候,我虽不清楚前卫这个地方是否有人参加,但当时人们对于剿灭土匪都非常的支持。”或许,是因邓平章当年尚小,很多事情他已无从说起。

激战孤山

率领残部乘船逃到孤山的金绍云,在当地军民的剿匪斗争中依靠孤山地形优势,继续负隅顽抗,待机东山再起,并自称孤山为“小台湾”。

翻阅诸多当地史料,记者发现在时任十三军三十七师一○九团团长顾永武的口述文献中这样说道:“1950年9月,云南军区首长要一○九团9月2日前进入抚仙湖西岸的大马沟至牛摩村一线,在兄弟部队配合下,准备打下‘小台湾’,活捉金绍云,为人民铲除后患。军区命令我担任这次水上剿匪作战的总指挥……”

接到命令后,经过紧张的布置,一○九团于9月2日下午准时到达指定位置,并开始勘察地形,部署火力,选择渡湖的起渡点和登岛位置。孤山是湖中唯一的岛屿,与湖面的相对高度近40米,离岸最近距离约900米,而距顾永武进攻出发地则有1400米。当一切战前准备布置完毕后,夜幕渐渐降临了。顾永武等人来到湖边,眺望孤山,点点灯火。金绍云匪部哨点忽隐忽现,警戒的船只游来荡去,整个孤山阴森恐怖。一○九团是一支有着20多年战斗历程的红军部队,在强渡黄河、抢占长江江心阵地的战役中屡立战功。为避免轻敌麻痹,造成不必要的牺牲,顾永武等人决定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进行战斗动员。

时间渐渐过去,9月8日凌晨,担负突击任务的战士们分乘24只木船进入进攻位置。炮兵和10多挺重机枪也布好射击阵地,掩护突击队登岛。5时整,在询问突击队的准备情况后,战斗开始了,霎时间枪炮声响成一片。黎明前的黑暗天空,被一道道闪光和各种曳光弹照亮,沉寂的孤山立刻被火光所包围,抚仙湖顿时映成一片火海。

在口述文献中顾永武是这样描述的:“我指挥的3个突击连和24只木船,立刻向孤山进发。滩头阵地的匪徒,利用巨大的岩石和隐蔽的岩洞,疯狂地向我军射击。峰顶的敌人也利用他们构筑的工事,居高临下,疯狂地扫射。突击船前后左右子弹横飞,湖水溅起一片水花。我们组成强大的火力网,压得敌人抬不起头来。战士们负了伤就偷偷包扎起来,依然战斗……约10分钟,我们的突击船已靠近孤山。许多战士不等木船靠岸,就踏着湖水冲向湖岸,把准备好的上百个手榴弹,一齐甩向敌人阵地。战士们陆续登上孤山后,便开始追击残敌,扩大突破口。仅15分钟,便占领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为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我命令按预定位置向制高点进攻。这时,战士们立即从西北面较缓的岩坡上攀住灌木丛,抓住野藤,向第二道防线进击。激战中,被激怒的战士端着刺刀,冲向敌人阵地,多数匪徒纷纷举手缴了枪。突破第二道防线的战士们扑向制高点的破庙,高喊着:‘缴枪不杀,解放军宽待俘虏!不要再为金绍云卖命了!把金绍云交出来!’四面八方的枪声,打得峰顶的敌人已无抵抗能力,纷纷缴枪。在一个阴暗的岩洞里,我们活捉了金匪的第三团团长宋秉宽,并解救了一名被掳上山的农家妇女。”

孤山战斗胜利结束,可是,查询俘虏和寻遍孤山,却不见金绍云的踪影,也不见他的尸体。这时,一个被土匪抓上山来的船工儿子告诉战士,金绍云带着亲信乘坐船由岛的东北面逃跑了。顾永武通知沿湖和湖中巡逻的部队加强搜索后,便带着船工的儿子和战士们乘船追去。

活捉金绍云

追击的船只很快接近了敌船,并鸣枪警告其停下。但敌船不但不接受警告,反而加快了行驶速度。

在追击中,敌船突然向我军开火,致使一名船工牺牲,两名战士负伤。战士们大喊:“你们跑不了啦,赶快缴枪投降,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但敌船继续疯狂地射击着,见此情形,我军战士一起开火,子弹如暴雨般倾泻在敌船上,匪徒们一个个倒下去,敌船也顿时哑了火。就在这时,一个匪徒从船舱里跳起,端起机枪疯狂地射击。

“‘金绍云!那就是金绍云。’那个船工的儿子在旁边告诉我。‘抓活的,不要打死他!’我大喊,制止战士们射击。这时,金绍云忽然晃了一下,手中的机枪跌落船头。‘打中了,打中金绍云啦!’警卫员在我身边大叫起来。我立即叫我的船火速与其他船靠拢,并交待:‘抓活的,一定要抓活的,交群众公审他,祭奠被他杀害的烈士们!’船只渐渐靠近,突然,他拿着手枪,一跃跳入湖中。我还未来得及制止,战士们对准他跳水的地方就打。正担心金绍云可能完了,谁知他水性很好,几次露出头来,吸口气,又扎进水里……金绍云再次露出头来时,脸上已无血色,手中还紧攥着枪,在水面无力地划动,战士们拿着竹篙命令他拉着爬上来,而他却抓住竹篙,喘了几口气,又一头钻入水中。战士们也翻身跃入水中进行搏斗,金绍云终于束手就擒了。”顾永武在关于活捉金绍云的口述文献中说道。

金绍云被抓后,震动了整个滇中地区,广大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据相关记载,金绍云被抓后关押在县城(今江城)。1950年9月中旬,江川县人民政府在原铸民中学(今江川一中)广场南端搭了一个高大的台子,用来斗争金绍云,台下不仅有全副武装的人民解放军千余人,还有前来参加斗争会的地方武装和广大人民群众数千人。

如今家住前卫渔村的80岁长者李树植当年就参加了这次斗争会。他说:“金绍云被抓后,我和村里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到江川一中去看金绍云的斗争会,那时我大概有11岁。我记得斗争会现场聚集了很多人,足有数千之众。因当时还是小孩子,站在后面什么也看不到,于是我便挤到了前排去看,看的很清楚,他的个子很大,估计有个1.75米左右,看上去眼睛很大,面相很凶。斗争会开始后,民众有的上台揭发他的罪行,有的说到伤心处就拳打脚踢。”据记载,大会结束后,金绍云被押至玉溪。1950年9月17日,玉溪组织召开追悼大会,追悼在剿匪时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随后,罪大恶极的土匪金绍云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如今,孤山依然屹立在碧波荡漾的抚仙湖中,似乎这一切并未发生过。然而,历史的印记却不会因时间的磨砺而消亡,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始终记得,并以自己的方式讲述着那些曾用自己的躯体和鲜血换来人民平安幸福生活的英烈们。(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文/图)

编辑:刘燕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