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奋不顾身革命 视死如归捐躯
——追思革命先烈马克昌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08-1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4

□  王艺梅

初夏的早晨,怀着崇高的敬意,我与同事冒雨前行,目的地是位于玉溪市通海县河西镇汉邑村的马克昌故居。马克昌故居坐西向东,为三间四耳倒八尺四合院,典型的滇中民居。透过这间年代久远已无人居住的民居,我们依然还能看出房屋主人祖辈的繁荣与兴盛。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那些曾经的辉煌也随着先烈一去不复返,只留下这间老屋,向后世述说着先烈悲壮的故事。

穿行在四合院中,思绪飘向远方,躺在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里的马克昌,在我眼前又变得鲜活起来……

一面求学一面革命

1906年,马克昌出生于云南省河西县(今通海县)汉邑村的一个封建旧家庭。他自幼好学,童年时在家乡私塾读书。1924年,带着求知的欲望,马克昌随经商的父亲到了昆明,考入昆明私立成德中学。192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云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92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在学校地下党的影响和帮助下,积极参加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领导的革命活动。期间,父亲怀疑马克昌在外闲游浪荡,令他退学经商。他坚决抵住了来自父亲的压力,仍然继续学业,并坚持参加革命活动。

1929年夏,在国民党新军阀的支持和利用下,云南地方军阀斗争日趋激烈。7月11日,占据昆明的一派地方军阀为预防另外一派地方军阀的袭击,将存于昆明北郊的大批火药搬运到城内螺峰火药库。午后,火药库突然爆炸,大批民房被炸毁,居民死伤900余人,受灾灾民达1.2万人。惨祸发生后,中共云南地下党立即以党的外围组织“互济会”的名义,成立由党团员和进步青年组成的“七·一一青年救济团”,对受灾市民进行救助。马克昌作为“青年救济团”中的一员,积极投入到了救助中,他救护伤员、发放救济物品、为灾民烧水做饭、募捐棺木安埋死者,甚至还从家里拿钱来买药,送给贫困灾民治病。以此同时,他还在灾民中开展革命宣传活动,揭露军阀的罪恶,组织灾民同反动当局进行积极斗争。马克昌还作为“七·一一青年救济团”的代表,参加了昆明市“七·一一赈灾会”常委会工作。他们的服务工作和所组织的斗争,得到了广大灾民的赞扬和支持。

同年10月,云南地方反动当局与国民党中央政府以“慰问灾民”为幌子,在云南讲武堂借召开慰问大会进行反共宣传,为揭穿敌人的反动阴谋,马克昌等人在会场上散发传单,高呼革命口号。但反动当局为转移人民的斗争目标,把火药爆炸的责任转嫁于共产党,并以此为借口,逮捕、枪杀了大批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革命群众,白色恐怖笼罩了昆明。

为了革命远赴上海

遵照党组织的指示,1929年冬,马克昌、聂耳等一批党团员和进步学生撤离昆明,马克昌回到家乡开展革命工作。回乡后,他白天和农民一起干活,夜晚在群众中宣传革命道理。回乡期间,他还组织了“青年同乐会”,教唱革命歌曲,团结了一批进步青年,为当地的革命事业争取了力量。

马克昌从事革命活动,遭到了封建家庭的强烈反对,但他却信念坚定,最终,为了革命他与自己的父母彻底决裂。1929年中秋节后,根据地下党组织的指示,马克昌离别妻子和刚出生三个多月的女儿,到达上海,积极投身革命活动。1930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中共上海市江湾区区委书记,与云南的刘希禹、陈仲模等共产党员一起组织、领导江湾一带的革命工作。

1930年11月,中共江南省委发出通告,要求上海各区委成立广州暴动纪念筹备会,动员工人、学生和革命群众积极参加纪念活动。同时,印发“关于纪念广州暴动三周年”的传单,呼吁大家一致罢工、罢课、罢耕、罢操,参加南京路大示威。马克昌等同志积极组织、联络江湾一带的学生、教师纷纷走出学校,到工厂、农村联络广大工农群众参加活动。不断高涨的革命气氛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恐慌,马克昌等人的行踪引起敌人的密切注意。

由于叛徒告密,1930年12月9日,马克昌参加“纪念广州起义三周年”筹备会,带着示威游行的路线计划图回寓所时,被潜伏在寓所附近的特务逮捕。在敌人搜身的瞬间,他急中生智,将衣袋里的“示威游行路线图”塞进嘴里,由于特务卡住喉咙,最终未能咽下。之后,马克昌被押往上海市公安局龙华监狱。12月28日,作为“组织暴动案”首要分子,从上海押往南京小营子陆军监狱,后又被送囚在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在监狱里,面对敌人施以的电刑、“老虎凳”等各种酷刑,他始终守口如瓶,坚贞不屈。敌人在寓所搜出了革命传单和书刊,为了保护其他同志,减少党的损失,马克昌一个人承担了一切责任。

视死如归英勇就义

1931年4月29日,国民党当局以“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判处马克昌死刑。宣判后,他镇定自若地给亲友写了遗书,将自己仅有的钱物送给同监难友,还事先悄悄写了一些革命小标语,在赴刑场的路上散发。行刑前,他拒喝“倒头酒”、拒吃“倒头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在押难友被他视死如归的革命气概感动哭了,他说:“哭什么,刑满出狱继续革命。”

在刑场上,他不愿看到两位战友倒在自己前面,要求敌人首先向自己开枪。气急败坏的敌人向马克昌连开数枪,他的嘴被打烂了,但手还在不停的挥动。最终,25岁的生命就这样葬送在了刽子手手中。

拜别马克昌故居,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随着岁月的流逝,革命先烈的事迹也许逐渐被后世淡忘。然而,过去永远存在,如马克昌一样许许多多我党的好儿女,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推动了革命事业向前发展,他们对党忠诚、甘于牺牲的革命精神和革命情怀永远激励着后人不断前进,世人应该永远怀念和敬仰他们。

编辑:刘燕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