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化新闻
千年因远山川秀 弦歌四起文风盛
——回望因远的历史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6-1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得山川之秀的因远坝子
得山川之秀的因远坝子

在哀牢山的万山丛林里,很难出现一块平整的坝子。可是,在滇中南红河流域两大水系元江和把边江之间的中部,却有一个方圆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坝子,它就是美丽富饶的因远坝子,素有“地得山川之秀,形似太极之图,历兵焚而安堵无恙,经岁歉而保聚无忧,水旱不逢兮择乐土则庶,几近瘴病兮与炎方而迥不犹……”的区位优势与极好的自然环境。

因远是玉溪白族的主要聚居地。这里的白族自南诏时起,陆续从大理、剑川等地迁来。他们具有悠久的文化传统和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学遗产,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这里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气候宜人。凡到过因远的外地人,没有不被因远的好气候、好风光所倾倒的。

遗踪恍惚千年在 徒倚临风不胜情

明朝以前的滇中大地,白族定居于玉溪各县。《元史地理志》记载“澄江路……初么些蛮居之,后为焚人所夺。”“江川,在澄江路南、星云湖北,蒙氏叛唐,使白蛮居之”。唐天宝年间,南诏在甘庄(现在的元江甘庄)筑城,并随之迁来苏、段、周、张等十姓“白蛮”到此卫戍守土。

《乾隆易门县志》记载:“白人……习俗与华夏不甚远,又谓之民家子,易门如马鹿村、马鞍山、白石岩等处是也。”然而,明朝以后,由于大批汉族(军民)的迁入,在滇中世居的白族与数倍于自己的汉族在共同相处及生产生活的社会环境中,逐步被同化。

生活在因远的白族,尽管范围不过25平方公里,尽管远离母体千余里,尽管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历经唐、宋、元、明、清、民国六朝更替和众多的战乱等,但它不但没有消失、同化,还继承和丰富了白族优秀文化。

对于因远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225年诸葛亮南征。为了平定云南南部,诸葛孔明在这里设置了营地,后来称为“武侯营”。清诗人胡承磷曾为“武侯营”赋诗云:“策马登岭望太平,汉时功业此屯兵。云残古道埋孤石,日落空山指旧营。嶂列层峦开雉堞,井运阡陌作干城。遗踪恍惚千年在,徒倚临风不胜情。”

“翁元党”的传说

然而,在民间,则流传着一个关于因远来历的传说。因远坝,白语叫作“翁元党”。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因远坝被一条鳄鱼和一只金鸡所盘踞,人们生活在整个鳄鱼的身躯之上。如果人们分清了各自居住的地点就可以互相来往了,但是,因为没有具体的地方名称,大家都说不清各自居住的位置,于是,就按鳄鱼身段部位来称地名。因远的地理位置刚好处于鳄鱼的脊背部位,所以得名“翁元党”(汉语,鱼脊坝)。正因为因远处在鳄鱼的脊背部,所以是一个日照充足、四季如春的福地。

如果金鸡和鳄鱼发生争斗的话,人间就会发生地震、狂风暴雨和各种灾难。比如说,金鸡发怒啄鳄鱼的眼睛,鳄鱼疼痛,头部摆动,就会产生地震。因远的地理位置处于鳄鱼的脊背部位,故因远历史上地震灾害很少,更没有山崩地裂的大地震。因为鳄鱼疼痛,只是头尾摇摆,脊背不动,因远的人们就没有强烈的震感。

另外,还有一个传说,讲的是因远原名“罗必甸”,后来才改成了因远:从前有一个“罗必甸”的长官,信奉风水,认为这里“大人物出,小则闹世扰民,大则取代皇朝”。为了根除后患之忧,长官便邀集八方学士,冥思苦想,找出四边框了框、中间一个 “大” 字的 “因” 字来,想把 “乱世扰民、取代皇朝”的大人物囚禁在牢笼中,而且还要把大人物囚禁在遥远的地方。为此,罗必甸就改成了“因远”。

水抱山环别有天 登高纵览兴翩翩

真的是如此吗?翻阅史籍,传说与历史相去甚远。

进入大唐南诏时期,已在这世居的哈尼族建立起疆域通边的云南东部第一强部“因远部”,它作为段思平的最主力部队,为建立大理国立下了首功。大理建国后,为巩固边防和促进地方经济,段氏派兵驻防因远并和当地部落首领订立盟约并立石柱。千年后,石柱“系马桩”和段氏驻兵的“营盘山”,无不见证着那段沧桑的历史。

宋后期至元朝,可以从保存完好的妙莲寺和两塔遗址找寻到“罗必甸”的辉煌,可惜的是古城被元朝政府损毁而不复存在。部分幸运免遭杀身的哈尼族流落到了版纳、泰国等一带,白族则分散到周围山区同化成哈尼族了。

明、清时期,因有《元江府志》和《元江志稿》以及众多历史文化遗址的存在,因远的历史已变得清清楚楚了。因远,以古部落号得名。因远罗必甸长官司,原元江所属十二部中罗槃(即罗必)部,与因远甸合为一司。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置元江府因远罗必甸长官司,治所在今元江县。嘉靖中改为奉化州。据《明史云南土司传》记载:“洪武十八年置因远罗必甸长官司,以土酋白文玉为副长官。”《明史地理志》记载更为明确:“嘉靖中改为奉化州。东南有元江亦曰礼社江,西南有澜沧江,西有步日部,东有乔摩村巡检司。其地即今元江县因远壩……奉化州废城,明永乐时建,在今因远遵化村。长官司署亦在此。”

这一时期,元江府知府曾一度移至因远,后分别设置因远罗必甸长官司、因远奉化州、知政厅、巡检司等,民国设县佐,1939年设因远镇。

由此可知,随着中央集权向云南南部延深渗透及向因远周边地区的分散分片管理,因远行政管理级别不断降级。民国中期,因远又由分县改为区、乡。但不管朝代如何更替,历史风云如何变幻,“因远”这个已存千年历史的地名还在沿用。

自然风光加人文历史铸就了今天的因远,难怪清代诗人谢保寿赋诗云:

水抱山环别有天,登高纵览兴翩翩。

弦歌四起文风盛,烟火千家户口连。

红杏坞间闻叱犊,绿杨阴里看催鞭。

桃源景象浑相似,岁岁乐收负郭田。

(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禹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