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化新闻
苦扎扎的文化意蕴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7-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哈尼人的节日,无不依照稻作的循环生长秩序来确定。他们的“十月物候历”将一年分为三季,即“冷季”(阳历的11月到次年的2月)、“暖季”(阳历的3月到6月)、“雨季”(阳历的7月至10月),每季4个月,每月30天,一年365天,剩下5天用来过年。每年农历五月的第一个申猴日,就是苦扎扎节的开始,这时秧苗在梯田里由黄变绿,正在拔节,准备抽穗,薅秧的季节即将到来。

哀牢山的雨季乍晴还雨,格伍村在大山的褶皱深处时隐时现。
哀牢山的雨季乍晴还雨,格伍村在大山的褶皱深处时隐时现。

铺陈于眼前的这千层梯田,景观确实很美,但看多了也会审美疲劳。然而开垦出如此壮观的梯田,需要非常强大的集体力量,哈尼人是怎样形成这股强大的集体力量呢?

格伍村位于寨子脚的磨秋场是苦扎扎节日活动的中心。在“哦嗬,哦嗬”的欢呼声中磨秋比赛开始了。磨秋两边的人数要对等,骑坐的人用脚使力蹬地,时而飞速旋转,时而升降起伏,反复转动。
格伍村位于寨子脚的磨秋场是苦扎扎节日活动的中心。在“哦嗬,哦嗬”的欢呼声中磨秋比赛开始了。磨秋两边的人数要对等,骑坐的人用脚使力蹬地,时而飞速旋转,时而升降起伏,反复转动。

答案就在村寨里。我一直在想,汉族里代表集体力量的,往往是祠堂和庙宇这样的大型公共建筑,而在整个哈尼族地区,我看不到像样的、威严壮观的祠堂和庙宇。在梯田和村寨里穿行久了之后,在参加了多次哈尼人在寨神林和磨秋场上举办的活动之后,才真正认识到祭祀的作用。祭祀,不但在哈尼人的意识中建起了一座座“祠堂”和“庙宇”,也凝聚起了一个个村寨的集体力量,年复一年地重复着这些节日、这些祭祀,哈尼人最终得以形成并保持超强的集体合力。

苦扎扎节也叫“六月年”,饶有趣味的是,即便是在谷物尚未成熟、家中粮仓已经见底的6月,哈尼人依然要快快乐乐地过一次年,他们荡秋千、转磨秋、串寨子、跳乐;年轻人唱情歌找对象,欢声笑语,山歌漫漫,这欢乐美好的几天,不仅仅属于人,还属于神。

在祭祀队伍中,78岁的女摩批李素抽引人注目,老人家耳聪目明,做事灵巧,还能讲汉话。
在祭祀队伍中,78岁的女摩批李素抽引人注目,老人家耳聪目明,做事灵巧,还能讲汉话。

村里的摩批马沙斗是整个苦扎扎活动的核心人物,村民在他的引领下开展各项祭祀活动。
村里的摩批马沙斗是整个苦扎扎活动的核心人物,村民在他的引领下开展各项祭祀活动。

在吴举周和吴高沙家,当哀牢山的第一缕阳光洒入院落时,两兄弟就开始“踩”糯米粑粑了。
在吴举周和吴高沙家,当哀牢山的第一缕阳光洒入院落时,两兄弟就开始“踩”糯米粑粑了。

2017年端午节前两天,红河县乐育乡然仁村委会格伍村格外热闹。一大早,村里40余户人家就为节日的祭祀等准备工作忙开了。摩批马沙斗、李娘等年长的老人,成了最忙的人之一,他们在寨子的中间位置首先祭祀水井,然后又端着摆放祭品的篾桌,牵着水牛,向较远的寨子磨秋场走去……家家户户开始杀鸡、“踩”糯米粑粑,寨子里一派节日气氛。

一大早,马沙斗、李娘等摩批就端着祭品牵着水牛到磨秋场祭祀祖灵和磨秋神,同时也祭祀谷神。
一大早,马沙斗、李娘等摩批就端着祭品牵着水牛到磨秋场祭祀祖灵和磨秋神,同时也祭祀谷神。

苦扎扎祭祀的主神是农神梅烟。传说在苦扎扎节时,农神梅烟骑马下凡,享用哈尼人的供奉,赐予哈尼人种植的稻谷灌浆丰满,获得丰收。关于苦扎扎的来源,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哈尼族在开垦梯田过程中火烧森林,毁掉了大量生灵的居所。生灵们到天神那里告状,天神下令,每当梯田栽插完毕,就要杀一个男人来祭祀动物亡灵。后来人祭演变为公牛祭,但村民要以转磨秋、荡秋千来象征受到惩罚,以告慰动物亡灵。从这个故事来看,苦扎扎实质上是哈尼人对掠夺、改造自然的良心不安的物化,所以自然生灵就是“六月年”祭祀的对象。

磨秋比赛的桂冠被然仁村65岁的哈尼老汉李绝载摘得,这让好多参赛的年轻人很没面子。
磨秋比赛的桂冠被然仁村65岁的哈尼老汉李绝载摘得,这让好多参赛的年轻人很没面子。

磨秋场上,随着人们的欢呼声,一位中年妇女在磨秋杆上潇洒地腾空而起,仿佛天外来客。
磨秋场上,随着人们的欢呼声,一位中年妇女在磨秋杆上潇洒地腾空而起,仿佛天外来客。

磨秋场上一派欢腾。男女老少玩起磨秋来都游刃有余,技术好的还会在上面施展屈体上杆、翻滚骑杆和大回环等惊险动作。
磨秋场上一派欢腾。男女老少玩起磨秋来都游刃有余,技术好的还会在上面施展屈体上杆、翻滚骑杆和大回环等惊险动作。

苦扎扎的祭祀地点集中在寨脚的磨秋场,祭祀仪式上的每一个步骤,主题都是围绕村寨的安全与兴旺而展开的,这里强调的是集体,而不是个人。村民们一丝不苟地执行着前人传承下来的祭祀礼仪和过程,也是个人融于集体的过程。可以想像,如果没有发达的集体凝聚力,哈尼人是无法将大地“雕刻”成梯田的。

参加苦扎扎盛典的各路哈尼同胞有骑摩托的、开汽车的、走路的、骑马的,从四面八方向格伍村汇聚,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参加苦扎扎盛典的各路哈尼同胞有骑摩托的、开汽车的、走路的、骑马的,从四面八方向格伍村汇聚,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格伍村今年的苦扎扎节是在然仁村委会支持下一家一户“凑份子”举办的。他们邀请了周边妥色、达垤、宗洛玛、塔普、东山、哈脚、小丘、比资、坝美、尼美等12个村寨文艺队参加;同时又邀请了碧居、借湖、架伍楼、坐落、龙虾、桂东、玉古、乐育、万年塘、大太子坡、大新寨、龙车、窝伙垤等村寨的哈尼族、彝族乡亲来参加磨秋比赛和文艺表演,活动规模超过千人,是格伍村哈尼族总人口的10倍以上,所以异常热闹。

 

刚从城市回来参加苦扎扎活动的年轻人。山里山外的时尚衣着和审美理念是同步的。
刚从城市回来参加苦扎扎活动的年轻人。山里山外的时尚衣着和审美理念是同步的。

苦扎扎在哈尼语里有“预祝五谷丰登,人畜康泰”之意。“六月年”这一别称亦蕴含着很多岁时节令的历史信息,是一个人神共欢的节日。格伍村因为有近一半的人,特别是青年人在外打工,因此,举办这样大规模的节庆活动非常不易。但是有了对田地的献礼感激,有了给劳作的自我慰藉,人们相信丰收的日子就会来临。苦扎扎这种传统节日,既是体育活动也是文娱活动,既是祭祀活动,也是精神活动;不管是物质的、实体的梯田本身,还是村寨、梯田、森林蕴含的博大、抽象的精神文化,它给予我们的,都是一种激情,一种智慧,一种生命的启迪。(罗涵 文/图)

编辑:禹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