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化新闻
沙桥:古西南丝道上的明珠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7-1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沙桥位于南华县西北部,是个古老的驿站。因地处凤山北麓,势若飞凤,美丽诱人,故又名凤山。自南诏国至元朝,这里曾经是南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享有“八郡通衢”美誉,素有“滇中旱码头”之称。这里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山清水秀,物产丰富。由于交通便利,商贾云集,山川明秀,土地肥沃,是南华县的一块宝地。

沙桥还是一个有名的毛板桥水库旅游度假风景区,主要有毛板桥水库、南泉寺、老厂河水库、英武哨古驿道、升庵折柳处、天子庙(明永历皇帝朱由榔露宿之地)、滇缅公路遗址、大田美国空军罗克弗德中尉纪念碑(抗战时期飞虎队队员)等风光名胜及历史遗迹。

古西南丝道上一颗耀眼的明珠

早在先秦时期,由四川入云南,出缅甸,抵印度的古西南丝道(又称蜀身毒道)即穿境而过。可以想象,两千多年前,驿道开通后,一队队马帮,一批批商贾,常于此过境和驻足,使这个原来偏僻闭塞之地逐渐形成了热闹繁华的街市。

《汉书·西南夷传》记载:“秦时,使常额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唐代的《括地志》云:“五尺道在郎州。”考郎州,即今云南县地。镇南,也就是今天的南华,距祥云县不远,祥云县过去称云南县,秦时应已通道、置吏。唐朝初年,缇氏降唐,实权依旧,土酋内附。公元648 年,唐朝在沙桥置邱州,在石鼓置化州。南华一带属邱州和化州管辖。同时,南华一带也是唐朝和西洱河地区各部族结合部,是唐王朝试图经营西洱河地区的前沿。公元1285 年,沙桥千户所改置为镇南州,石鼓百户所改置为石鼓县。元朝在将千户所放置为镇南州的同时,将州治从沙桥迁至镇南土城,也就是说县城东移,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从沙桥迁到龙川。

读《镇南州志》,可知元朝在云南设站赤78 处以“通达边情,宣布号令”,威楚路有马站5 处,沙桥站是其一,配马33 匹。正式有“沙桥”之名,亦始于此时。明代重修完善了滇洱驿道,在这里设了接待过往的官员,以管理驿路的沙桥驿。设屯兵戍边的沙桥堡,堡官1 员,堡军56名,堡田522 亩,堡军自种自食;负责传递文书信息的有沙桥铺,设人员12 名。

过去,沙桥驿设世袭土驿丞。据《土官底簿》记载:“沙桥驿丞杨均(《新纂云南通志》亦记作杨子均),僰人,洪武十五年归附,充沙桥驿马户。十六年五月总兵沐英将他提任驿丞,十七年被朝廷正式授以士官号。十九年正月被贼杀死。子杨护年老,由孙杨应袭任。”总共传了九任,最后记载的士官驿丞为杨韬,于清康熙七年奉命裁撤,沙桥驿丞改由流官充任。清代驿、堡、铺依旧,增设沙桥塘,同治十二年设战兵6名、守兵1名。

对于沙桥驿,著名学者费孝通题诗云:“五尺道开南国通,滇彝文化数楚雄。苍翠山林今犹昔,百花争妍遍地红。”此诗从历史的角度赞颂了南丝道开通后,给彝州经济文化带来了进步和繁荣。诗中所说的五尺道”,即南丝道东路,又称石门道、朱提道。它从四川宜宾(楚道)入云南盐津(石门关),经昭通(朱提)、昆明(滇池)、楚雄(威楚)到大理(叶榆)与灵关道会合,再经保山(永昌)、腾冲(腾越) 达缅甸(掸国) 至印度(身毒)。而沙桥则处在由楚雄西上大理的中段,扼滇中与滇西的要冲,是南丝道上一颗耀眼的明珠。

杨升庵与沙桥

十五世纪二十年代,明状元杨慎被谪戌西行,在距沙桥约25 里的苴力铺赋下了千古名篇《垂柳篇》。诗前有小序言云:“楚雄苴力桥有垂柳一株,婉约可爱,往来过之,赋此志感。”全诗如下——

灵和殿前艳阳时,忘忧馆里光风吹;千门成户旌旗色,九陌三条雨露姿。苍凉苑日笼燕甸,缥缈宫云覆京县;芳树重重归院迷,飘花点点临池见。临池归院总仙曹,应制分题竟彩毫;诏乘西第将军马,诗夺东方学士袍。金明绿暗留烟雾,旧燕新莺换朝暮;只知眉黛为君颦,肯信腰肢有人妒。从此沉沦万里身,可怜憔悴四经春;支离散森林木甘时弃,攀折荒亭委路。摇荡秋空上林远,婆娑生意华年晚;肠断关山明月楼,一志横笛清霜板。

查《升庵年谱》,可知此篇系嘉靖七年由安宁往大理途中所作,诗有“四经春”句,自嘉靖三年出贬,迄今刚好是四年。此诗系杨慎的传世名作。句句是柳,却处处有人在。于咏物赋形中,寄寓今昔异境的沉沦之感。使事用语,一字不苟,四句转韵,通篇对仗,辞采韵调,无不类似初唐歌行。前八句写京都柳色,自喻往日佳境,中八句由宫中应制咏柳,转入才华被忌,后八句衰柳飘零,自伤远谪。前半多眷恋繁华,后半情调低沉有力。

时隔三百年后,嘉庆丙子科举人夏丕彰仰慕杨状元的才学和人品,步其韵亦作了《仿垂柳篇》,被收入咸丰《镇南州志》。夏丕彰文采过人,擅长绘画,其所绘牡丹,雍容华贵,艳丽多姿,堪称精品。另外,光绪丁卯科拔贡夏育荷,自幼勤习书法,笔力刚健秀挺,自成风格,与郭涂熙的梅花并称为“郭梅夏字”,为镇南画苑翰园之冠,驰誉全滇,求书者众。夏育荷曾为商务印书馆写《醉翁亭记》手帖印售,其作品曾传至京、津、沪、港等地。

滇缅公路穿境而过

上世纪三十年代,根据抗日战争和经济发展的需要,云南举全省之力,特别是滇西沿线人民用血汗修通了当时中国通向国外的唯一国际通道——滇缅公路。此路仍自东而西从沙桥穿境而过。滇缅公路修通后把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连接起来,各种战备物资,经此线源源运人中国,商旅往来,经济贸易也更加发达。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交通事业突飞猛进。除原来过境的320 国道线外,又先后修通了广大铁路 (广通至大理) 、楚大高等级公路 (楚雄至大理) ,使沙桥交通更为便捷,沙桥成了沟通南华山区八乡镇的站口和商品集散地。(记者 饶平)

编辑:禹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