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化新闻
一次有深度有温度的思考
—— 市文联2018年文学创作笔会侧记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9-1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9月14日至16日,玉溪市文联在市委党校举办2018年文学创作笔会。来自市文联、各县区文联以及本土的作家、作者近百人齐聚一堂,聆听《民族文学》杂志社主编石一宁、副主编陈亚军、省作协副主席范稳、省作协副主席胡性能、昭通诗人王单单授课,并进行交流互动。

如何发现一个好题材

题材是什么?什么是好题材?范稳的授课以“题材的多样性和独特性”为主题,并结合中外经典作品深入浅出地进行了剖析。

范稳认为,题材是解决写什么的问题。题材的多样性决定了小说故事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为作家的写作提供了无穷可能。

在范稳看来,好题材的最低要求是适合自己写。最高要求是那些能指出或解决人类困境的,能展现人类文明魅力的,能体现人类高贵精神的,能反映重大历史事件和重大现实生活的,能深入到人心灵世界最柔软处的,能形象生动地表现人性格纯真美好和复杂性的。

至于如何发现好题材?范稳以地质找矿打比方,文化发现型的写作是作家在人类文化遗产或现实生活中寻找到的文学富矿。人的经历总是有限的,人的回忆就像一座矿山,也有挖干掘尽的时候,这个时候作家就要把眼光放在远处、放在他乡,去发现、去重新开辟新的写作资源。一个成熟的、勇于接受挑战的作家,一般都有从文化记忆型写作到文化发现型写作的转变。

在授课中,范稳分享了自己选择创作题材的经验。题材要往事物的独特处发展,这样故事才有特殊性;题材要往文化的深度挖,这样才有厚重感;题材要进行不同文化的横向和纵向比较,这样视野才开阔,才有推动力;题材要与历史和现实的需求相结合,这样才有价值。

深入了解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现状

石一宁的授课从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定义讲起。简单来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是指由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创造的文学。他指出,当下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呈现了可喜的繁荣景象,一是党和国家重视,二是作家阵容可观,三是作品的大量涌现。

石一宁认为,当下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有几个焦点。一是对全球化时代民族文化的命运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切。二是表现民族文化传统、民族生活习惯和现代性与当代现实生活的冲突。三是宏大叙事的民族民间化。四是对底层边缘人物的励志书写。五是反腐倡廉题材的创作。并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创作动向,关于农村、农民和农民工的创作。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所面临的突出问题是题材的狭窄,写作的同质化、重复化、类型化,原创性的严重不足。同时,缺少能够驾驭大题材、大作品的作家。因此,少数民族作家在生活的点上需要进一步深入,在生活的面上需要进一步拓展;他们的视野有待拓展,他们的阅历有待丰富。身处民族地区的作家,需要更深刻地思索和表现本民族的历史与现实;生长和居住于都市的作家,也有一个如何对待自己的民族身份、如何利用本民族的历史文化资源来滋养自己的创作等问题。

诗歌做伴可还乡

本次笔会邀请了诗人王单单进行授课。王单单幽默地分享了自己的创作经历和心得体会,从中穿插了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历程。

王单单谈到当下诗歌现状,认为存在十大问题:写法非常传统,稚嫩矫情;形式处理过于粗糙;内容非常空泛,不及物;修辞平庸,缺乏想象力;缺乏对生活细节的体察和感悟;价值取向的偏差;叙述本身对于诗意的遮蔽;没有还原诗歌在生活中的腔调;语言没有弹性和张力,不注意留白;把诗歌肤浅地看做情感宣泄,抱怨生活的工具。

王单单用生动的语言和自己的作品分享了二十一条创作经验。其中有:诗歌是我身上的最后一片绿叶,如果它被秋天没收,我将成为一截枯木;诗歌是说给亲人听的话,真诚是它最宝贵的品质;写诗,就是身体内部的劳动;模仿是初学者在诗歌中爬行的第一步,学会爬才能学走,想走就得有属于自己的路;时光催促我们走向虚无,只有诗歌命令我们返回;如果评判一首好诗的标准只有一种,那我希望是“打动人心”……

授课后的交流互动,大家就诗歌的翻译、从哪些角度去赏析诗歌、如何形成自己的诗歌风格等问题提问,王单单毫无保留地给予解答。来自元江的作家丁丽华告诉记者,听完课后,她受益匪浅,写诗歌真诚最为重要,她往后要努力让她的诗歌语言表达出真情,引发情感共鸣。

探寻小说创作方向

陈亚军以“寻找属于自己的影响力”为授课主题,从三个大方面谈小说,分别是小说展示个体生命的经验、小说给予社会生活的启示、小说透露历史背景的细节。在讲授中,陈亚军引证名人名句,并解析了诸多著名作家作品。

陈亚军表示,写作是一个了解自己的过程。文学风格是一个作家独特的、重要的,也是不可替代的特征,一个作家只有形成了自己的文学风格,才算是成功、成熟的。

小说如何展示个体生命的经验?陈亚军认为,个人经验反馈小说时代背景的变化,个人经验强化小说重新赋形的能力,个人经验拓展小说想象虚构的空间。想象和虚构是文学创作中至关重要、不可或缺的艺术手段。为了说出应该说的,不能受到现实题材的限制,可以通过合理虚构。真实和虚构交缠在一起的,既是对历史的书写,又是对历史的演绎,以虚构的形式说真话。写作要从自我发现到自我塑造再到自我超越,珍惜自己的能力和气血,并从自身跳出来,写别人、看世界。同时,写作要有诗性和哲学思想,找到生活的矛盾对立。

胡性能在小说写作授课中,主要谈了现代小说写作需要注意的问题,并结合自己最近的作品谈了对小说的理解。胡性能说,要把写作当做一生最快乐、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他结合作品分析,认为小说写作首先要学会分析文本,从文本中学技巧。其次,小说怎么开头显得很重要,好看的小说第一段文字就能征服读者,小说的语言一定要符合故事的讲述以及内在的特点。而在叙事上,节奏要快一点,短句的运用会使读者读起来不那么累。此外,小说家一定要树立观念,具有实证精神。而空间、时间的转换最终是靠读者来完成的,因此现代小说的写作要考虑到读者。每个写小说的作者,要弄清为什么写小说,什么力量支撑、鼓动自己写小说。写小说不只是对生活的呈现,不仅要讲好故事,还需要有独特的思想和看法支撑,讲自己独特的感受,这样小说才让人意犹未尽。

元江县作协副主席许洪畅听完两堂小说创作课后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他看到了自己创作中存在的问题,往后小说创作将更加注重体验、注重细节,并跳出自己的圈子去发现、去创作。

笔会结束后,玉溪市文联调研员、玉溪市作协主席王尚宁表示,此次笔会,授课老师带领玉溪作者、作家进行了一次有深度、有温度的思考,有助于大家发现问题并及时调整写作状态,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也有助于玉溪更好地培养优秀文艺人才,不断推出文艺精品。(玉溪日报记者  李艾丽 实习生  自莉梅)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