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烟雨抚仙湖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11-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  安木瑾

曾经和朋友说起过想和家人一起出去走走,朋友便发了张照片过来。绿色的水草缠绕着灰色的石头,照片的下方写着一行小小的字:“你相信这是在水面上拍的吗?”我当然不信,这个经济增长高于一切的年代,哪里还会有清澈见底的水呢?朋友笑了:“那你一定没来过抚仙湖,山朗水清其实也不过如此了。”

于是,便约母亲去了一次。那天下着雨,灰蒙蒙的车窗外也是雾蒙蒙的世界,像眉头紧锁的愁妇的脸。母亲在半路上便叨念着,这样的天色又能看见什么好景色呢,我心里也跟着打起了鼓。当我们撑着伞真真切切地踩在细软的沙滩上时,满心的倦怠都被抚仙湖微涌的波浪推到天边去了,只剩下不虚此行的声声慨叹与这雨声相应和着。

烟雨中的抚仙湖,不同于置身骄阳下的抚仙湖,虽少了几分明媚,却多了几分宁静与愁情,如同一卷轻描淡写却又精美绝伦的山水烟雨图。重重烟雨雾帘中的抚仙湖,少了几分“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明朗张扬,却又借着苍茫雨色平添了几分“山色空蒙雨亦奇”的别致与安宁,仿若闲坐于薄纱后身姿曼妙的豆蔻少女,一颦一笑间倒多了几分羞怯与愁情。蒙蒙雨色似乎将山色冲洗得浅淡了些,只见远远的一抹深色绵延在水面上,好似宣纸上晕开的水墨,层叠渐染,接连着天色与水光,如同系在姑娘纤腰上的腰带。天与山水相接的地方,孤山伸展开腰肢远远迎来,与这碧水长天交相映衬,成为奇阔画面中浓墨细描的一笔,别具匠心地点缀了天水一色的苍茫。整座孤山独立于湖水中,似乎不过举目可及的距离,却已然隔离世外,这尘世的喧嚣烦扰即便是涉水而去,也再不能惊扰岛上的半分安宁。岛上的树木得天独厚,生长得格外繁盛,远远望去,只见一片深浅斑驳的绿意。

烟雨中的抚仙湖比平日里多了些生气。开阔辽远的湖面看似波平如镜,却被远远赶来的清风抚皱了娴静的面容,又为这细雨的温柔触碰而露出了浅浅的酒窝。湖面细细漾开的水波,随着潮涌被推挤得浸上岸来,浸湿了沙滩上细细的沙石。站在湖边一眼便能将水底的沙粒看得颗颗分明,细细的浪头被风从远处的湖面上推涌着送了过来,扑到沙滩上又抽丝剥茧般地尽数退去,只剩下夹杂着湿气的风扑面贴耳地迅速远去。湖边的树木经过一场绵绵细雨的洗礼,簇簇相拥着的树叶也显得容光焕发,纷纷探出头迎风起舞。树林间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情人间的私语窃窃,又像是孩童嗤嗤切切的笑声,却并不喧闹,与这清风潮涌应和,直叫人听来心朗气爽。

我和母亲撑了伞沿着湖畔的沙滩漫步,耳边是湖水起伏潮涌的歌声、雨水拍打沙石的笑声以及树叶婆娑的窃窃私语,听来只觉得心绪也被放在一叶小舟上,随着悠悠摇摆的抚仙湖水轻晃。

沙滩上有嬉闹的孩童,随着潮涌而扑在沙滩上傻笑,像是这便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游戏了。母亲盯着孩子笨拙的模样兀自笑了起来,目光柔和,带着生活的睿智与沉稳。也许人生就像这湖水,既有前进却也不乏后退的时候,但无论是处于前进的风口浪尖,还是蜗居于后退的谷底,生活都保持一颗平常心。

离开抚仙湖的时候,在沙滩上为母亲照了一张相。按下快门的瞬间,总觉得在画面里看见了一闪而过的彩虹光影,然而却又没有找到半分彩虹的影像,只有母亲如同湖水般安宁的笑容。

坐在返程的车上,回望逐渐消失在烟雨中的抚仙湖,我转发了朋友的消息,连同下面那些小小的字体。

“你相信这是在水面上拍的吗?山朗水清其实也不过如此了。”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