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刺五加的苦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5-0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飞瀑暮色 曾永洪 摄
飞瀑暮色 曾永洪 摄

□  褚栖萍

我本爱甜,但也钟爱一味苦,那就是刺五加的苦。

我家院子里的花坛周围整齐有序地种着许多刺五加,不知是何年何人栽种,只知道打小它就陪伴着我长大。不知道或者不留心的人都把它当作绿化植物,新来的门卫大爷还时不时拿着把大剪刀去修剪枝叶呢!

而我又是怎么知道这是刺五加的呢?那是我们院里石榴树下的一群大妈在聊天南谈地北时说到的,她们告诉了我的妈妈,我也因此知道了。那时我刚上小学,因管不住嘴吃零食,喉咙经常发炎疼痛,妈妈在得知我们院里栽种的是刺五加,又得到了大妈们的独门“配方”后就开始兴奋地给我捣鼓起来。

清晨,妈妈会把冒尖的刺五加嫩芽采下放在一个筛眼比较大的簸箕里,然后拿到房顶去晾晒,接下来就是不停地观“天象”,然后不停地到房顶去翻晒。虽然我觉得应该喝口茶,睡个午觉,悠闲自在地再去房顶上把簸箕抬下来就完事了。晒干后,妈妈用一个白色的小瓷罐把这些叶子小心收好,在我每天上学时都会泡一杯刺五加热茶给我带去学校喝,虽然很苦,但为了不去见穿“白大褂”的阿姨,我憋足了气大口大口地喝着,从此我的记忆里深深地留下了这一苦涩滋味的印记。

后来长大了,参加工作了,因为长期高压强工作,自己不但得了一身病,也开始变得抑郁了,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不想和任何人说话,觉得看什么都是灰色的,常常夜深人静时会一个人默默流泪,听着陌生的歌曲也会嚎啕大哭,看过了很多心理书籍,也自我安慰地喝了很多心灵鸡汤,但似乎都没用,想辞职,但又想到肩上扛的责任,一时间似乎找不到了出路,每天都是一分一秒地摧残着自己的身心过的。直到有一次小长假回家,刚进家门我就累得直奔床上躺着,爸妈跟我说什么都不应,妈妈不停地唠叨着、关心着,我心烦意乱地随口说了句“喉咙疼,不想说话”,然后一个人关起房门,边睡边流泪。

醒来时只见桌子上放着一碗新鲜的刺五加汤,这时已是晚上十一点,是妈妈打着手电筒采来的,还是当年那些刺五加,还是一样的嫩芽,只是妈妈的手已不再是原来白如削葱根的手,手上也隐约有被刺划到的细细血丝。桌上放了一碗青绿的刺五加汤和一碗蜂蜜水,妈妈说:“知道你从小就怕苦,赶紧喝,喝完喉咙就不痛了,再喝点蜂蜜水就不苦了。”我端起刺五加汤一个人到厨房里默默地一口一口喝完,滴水不剩,最后抹了抹眼泪,又把那碗蜂蜜水喝完,转过身笑着对妈妈说:“人家早就不怕苦了,以后不用泡蜂蜜水给我喝了。”妈妈见我似乎恢复了些生气,高兴地点点头。

那一晚,那一碗刺五加汤,从小陪伴我的那一味苦,喝到了我的心底。是啊,苦是寻常的,是五味杂陈中必不可缺的一味,就像每个人在青春年少时走过的弯路一样,无法避免,无人代替,也没有人会真正感同身受,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只有收整好心情,用好的心态去面对未知的风雨,才能有健康的身体,有旺盛的生命,有值得珍惜的人和值得拥有的生活。

生命的本真不是苦,而是从苦中萌芽的甜,如刺五加的味道,如它的嫩芽,亦如母亲那皱巴巴的斑斑点点的手。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