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雪莲果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5-0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江雁

看中这套二手房并出手买下来之后数年,房子一直处于出租状态,我都没注意到房子背后紧靠红塔山方向的挡墙下面,有一块闲置的地,可以种菜。我没来住之前,这块地是有人种菜的,也不知道种菜的是哪位邻居阿姨,因为年轻人忙着上班,忙着照看孩子,能腾出时间来种地的,一般都是退休了的大叔或者阿姨。

我特别喜欢我们这个小区的居住环境,简直就是一个植物园。门前一排高高的棕榈树上,松鼠们拖着毛茸茸的尾巴从这根树枝跳到那根树枝,追逐嬉戏,听听叫声就知道是哪只松鼠正在寻找它的情人。整个夏天,布谷鸟都在叫唤,他们停留在桂花树宽大的华盖下觅食,行走着的人都快要碰到它的翅膀了,它才几下子扑腾到一米开外处停下来,继续觅食。麻雀更是多了,它们能找到晾在窗台上的玉米。还有好多种只闻其声不见其鸟的鸟类,每天都在树枝上唱欢快的歌,唱求偶的歌,唱失恋的歌。

等到我跟左邻右舍混熟了,就有邻居替我打抱不平,他们说:“你家住在一楼,正对着你房子的地,应该是你的地,属于你的产权,应该由你来种。”有位非常仗义的邻居大婶接着说:“你不好意思开口要你的地,我来帮你讨回来,那块本来就是你的地。”

于是我就有了一块长八米,宽一米的地,瞬间又变回农妇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侍弄这块从天而降的地,对着这块地无主无意发呆,由着它荒凉了大半年,可惜了!我去检讨,我去面壁,这些年我忙着做生意,确实没有关心粮食和蔬菜。

站在厨房里就可以以全景模式平视到这块地,看着一只布谷鸟又长又尖的嘴,一下一下翻找地里的虫子,再次自我检讨,不让这块地变出点粮食和蔬菜来,真是罪过啊。年长的邻居们又说了:“你怎么还不赶紧种点什么啊。”

还是想办法把这块地送人了吧,我实在想不出来我会种点什么。

这么想着我就出门去收晒在外面的被子,可巧就遇上一位挑水浇地的大叔了。大叔一听我要把那块地送给他种,高兴了,这块地离他家近啊。接着他就去翻晒、播种了。

每天下午我在厨房里做饭,都能看见这位上了年纪的大叔在地里辛勤劳作,浇水、施肥、除草、捉虫、间苗……看他挺忙乎,也挺快乐的。隔着窗框我和大叔打招呼,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家常,大叔来自山东,跟闺女生活在这里,不喜欢打麻将,也不喜欢拉二胡,平时也就和老伴一起,买买菜,做做饭,陪陪闺女,颐养天年。

看着大叔种的这一畦菜地绿油油的,心里舒畅极了,一茬一茬的应季蔬菜时时更新,有时是毛豆,有时是缸豆,有时是小白菜,有时是小青菜,有时是芹菜,有时是小米菜,每一茬菜成熟了,大叔都给我摘一把放在窗台上,不管我在不在家,都给我放窗台上,事后他说:“反正你知道怎么吃就行了。”起初还跟他客气着,后来慢慢熟识了,也就没那么多费话,见到窗台上有新鲜蔬菜,必然是大叔大妈给的,拿回来就吃。

小区里常常遇见大妈大叔,各自忙着,相互打个招呼也就走开了,窗台上的新鲜蔬菜并未因为这种君子淡如水的交往而有所中断,我经常能收到两位老人的劳动果实,这是邻里之间最高级别的馈赠。

听别的邻居说起种了我家那块地的大叔大妈马上就要随闺女去澳洲了,以为会有两三句简短的告别,可是没有。我不知道两位老人什么时候就启程走了。

厨房窗外的那块种了一种少见的植物,比往年的这个季节绿得更长久,幼苗时看起来像菊花,长着长着,似乎是向日葵,向日葵该开花了,也不见开,奇怪了,难道大叔临走还给我种了罂粟!

见多识广的三姨来我家做客,笑我没常识,她说:“那个不就是雪莲果嘛。”噢,怪不得能长2米多高,怪不得绿了两百多天。

雪莲果,原产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是当地印第安人的一种传统根茎食品,有着极高的药用价值,可以帮助消化,降血压、血脂、胆固醇,预防高血压、糖尿病……

这个小区的边角上,许多块地,大叔一走,全都荒芜了,杂草丛生,唯独我家房屋后面这块种上了雪莲果!绿了整整两百天,现在都还绿着,想起被膝关节炎折磨得一瘸一拐的大叔,佝偻着身子侍弄这块菜地的样子,忽然鼻子一酸……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