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年夜饭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3-03   进入社区    来源: ]

□  杜娟

庚子年,我国遭遇了一场来势凶猛的新冠肺炎疫情。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给原本应该红红火火、欢乐祥和的中国年蒙上一层阴影。商场、饭馆、影院、车站、景区等场所匆匆关闭,街上行人寥寥,城市一夜之间变为空巷。“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乖乖听从钟院士的告诫,既然不能出门添乱,那就留在家里品尝家人做的年夜饭吧。

腊月二十八,四姨采买鸡鸭鱼肉等食材,小姨的朋友从自家基地里拔来青菜、萝卜、蒜苗等新鲜蔬菜。年三十头晚,四姨和姨父已开始摩拳擦掌,着手准备年夜饭。

四姨要炸小酥肉,她说酥肉寓意来年日子过得舒服。她选用两斤肥瘦相间的前腿肉,洗净切成小块放入盆中,打四枚鸡蛋,加适量食盐、白糖、料酒、小粉、面粉、草果面搅拌均匀备用。油锅烧至七成热,将肉一块一块小心入锅,用小火两面炸透,等肉块飘浮、金黄酥脆时捞出。全部肉炸完沥干油晾一下,再回锅炸两分钟,这样炸出来的肉会更加酥脆。缕缕肉香弥漫房屋,有童年时外婆炸酥肉的味道。一盆金灿灿的小酥肉,外酥里嫩、焦脆飘香,好吃而不腻。其实,放凉之后的小酥肉口感更好。还没等到年三十上桌,小酥肉已被我们几个馋嘴小辈陆续偷吃了大半。四姨笑道:“你们这些馋猫也太能吃了,看来我还得再炸一盆。”

姨父是个退伍老兵,20世纪80年代上过战场,不但打过仗,还有一手好厨艺。他翻出两口大蒸锅,一口用来蒸千张肉,另一口蒸粉蒸肉。

“千张”选用大块带皮五花肉,把肉放入沸水里,加葱、姜、料酒、食盐少许,煮至七成熟捞出放凉,在肉的表面均匀涂抹一层蜂蜜。铁锅里放油,油五成热时把肉下锅“走红”,待整块肉上色均匀,捞出切成大薄片整齐地铺在碗底。取腾冲干腌菜适量,用水浸泡洗净,挤干水分,放入油锅小炒片刻,加白糖、酱油调好色味,加少量水煮。待水汽收干,把炒好的干腌菜铺在肉上,最后上蒸锅大火蒸五十分钟,千张肉就做好了。这道菜以咸鲜味为本,味道嫩柔爽滑,入口化渣,并不腻人。酸甜味的干腌菜,不但能吸掉五花肉的油脂,还能去肉腥。我爱吃千张肉里的干腌菜,爱用肉底的汁水拌饭吃。

姨父将做粉蒸肉的红薯去皮,切成方块。五花肉切薄片,将肉片放入盆中加盐、花椒、菜籽油、胡椒粉及高汤混合,腌渍十五分钟,撒上米粉拌匀。蒸锅放水,大火烧开,红薯垫碗底,肉片整齐地码放在红薯上。蒸的过程中,肉汁会混合到红薯里,让其入味。中火蒸约一小时,直到肉和红薯变软,即可食用。这是一道传统宴客菜,味道嘛,地球人都知道,粉蒸肉是多么好吃,一口咬下去,米面浓香四溢,瘦肉不柴,肥肉不腻,红薯甜糯可口,能让惧怕肥肉又很馋的吃货放心享受。

年三十大清早,母亲用青菜、萝卜、蒜苗、山药加筒子骨熬煮一锅浓汤。老人认为,过年必须这样吃,“青菜青、萝卜白,清清白白会算账”。青菜和蒜苗故意不切短,一整根地煮,称之“长菜”,寓意长长久久。再炖一锅乳白纯净、清甜软糯的莲藕排骨,这也是玉溪人必不可少的传统年菜。

下午大厨们的厨艺比拼到了巅峰时刻。姨父继续做他的另一道许氏私房菜——麻辣水煮鱼;四姨切开鲜红透亮的火腿;表弟娴熟地煎炸乳扇、乳饼;小姨的鸡汤在炖锅中滋滋翻腾;表妹端来自制的美味八宝饭……

远处传来阵阵鞭炮声,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举杯共饮,观看春晚,品尝的不仅仅是一道道美食,更是一种情怀和乡愁。年夜饭,虽然只是一些普通的家常菜,却能让人感受到浓浓的亲情。高堂白发、儿孙绕膝、四世同堂,“宅”在家共享天伦之乐。

与此同时,我心存敬意和感恩,因为此刻还有无数的白衣天使替人民负重前行,他们义无反顾坚守在抗疫一线日夜奋战、救死扶伤,无法与家人团聚吃顿年夜饭。

新年的钟声已敲响,春天来了。华夏儿女众志成城、守望相助,对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充满信心和期待。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