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藕花深处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8-2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何庆红

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一条鱼,否则何以一段时间,我总要去看水、看湖、看海。

今天的目的地本来是星云湖,就因为车子偶然转了一个弯,竟然“误入藕花深处”,让我们发现了一块“宝地”,收获了一份惊喜。

我从幼时读李清照的词,到给我的学生解读她的名句“误入藕花深处”,今日想来,我仅是从字面上努力让自己和学生进入到词人所描绘的那个场景中,努力感受她的喜悦之情,而自己的心并没有真正投入其中。

而当我发现弯路尽头是一片荷塘,而且看见盛开的艳艳荷花时,我才真正理解了“误入藕花深处”一句中“误入”所带来的惊喜,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惊慌,因为我并没有准备好在今天看见这样一大片荷花。

这是一片种植在村庄旁边的荷花,是江川区“万亩荷塘”的一部分。农民们只要一打开大门,就能看见大门前一塘盛开的、含苞欲放的,抑或正打着骨朵儿的荷花,心里肯定是美美地,他们甚至会涌起一些骄傲的情绪,会给远方的亲朋好友打去电话:“喂,荷花开了,快来我们家看荷花吧。”

荷花们却是淡定的,自顾自地要么开花,要么跳舞,要么不慌不忙地打着骨朵儿,任由看花的人感叹、惊讶、激动,任由流云霓虹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荷塘中央有一条长长的栈道,走在上面的我,一会儿看看远处的村庄,一会儿看看塘中的荷花,心里既羡慕荷塘边人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静美生活,又羡慕塘中红荷“静如处子”的美好品行。

荷花,从来就与寺院、禅意有关;从来就与寻常百姓,人间烟火,闲情逸趣有关。在我心中,荷花,既是空灵的,又是俗世的;既是虚幻的,又是现实的。荷花的心事,是触摸不到的,又是触手可及的。荷花的容颜,是温婉的,静雅的,不施粉黛的。荷花,以花朵喧腾,又以姿态静美。

你爱它,它也爱你;你敬它,它也敬你。你忽略它,它不卑、不怒。你极尽言语夸它,它不喜、不亢。荷的眼睛,能看见;荷的耳朵,能聆听;荷的心,能悟道。

我生来就喜欢荷花,并想要靠近它。因此,我从来不折荷枝,不轻慢荷花。我爱荷,只赏荷、嗅荷、听荷、悟荷。在荷花面前,我学会了沉静和端正地做人与做事,不张扬戾气,不浮躁盲从。我只随荷花的脾性,过好自己的日子。我喜欢站在合适的距离,与荷同心、同在。

荷塘栈道中间,设有一亭,亭中四围有座椅,坐着七八位老者,他们都是附近的村民。有的精神矍铄,侃侃而谈;有的闭目凝神,养心养性。有的拄着拐棍,慢悠悠摸索着来聚会。我也坐在亭中老人们边上,边整理手机中的照片,边听老人们说些小时候的故事,听到有趣处,我们一块儿笑起来,朗朗笑声,是否惊扰了塘中的荷花与蜻蜓。

离开荷塘,我们驱车继续绕湖而行,想要看看荷花的尽头,然而走出一公里外,仍然可以看见大片的荷花,似乎没有个尽头。我下车,挑个高处站定,望过去,再望过去,远处的远处,仍然是无边无际的荷花。

荷塘边,清风徐来,能嗅到一股清新的荷花香气。放眼向星云湖看去,虽天色铅灰,但勇敢者仍然在湖中戏水玩闹。我们的心中充满了欢喜。

尘世生活或许就是这样,一半浅喜,一半深爱。每一天,我们的日子在不断地丰盈着、阔达着。我们总想把日子过得浅淡、简约一些,但生活就犹如一朵花香,虽然飘走了,但香味早已留在我们的心上。

花草有生之时,极力让自己鲜活、灵动;牛羊有生之时,也尽力展现其无限淡定与从容。人,能纯粹,就纯粹一些吧。春天来时,扫除累赘,腾挪出空间,种上花,育上草。夏天到时,让浅喜更馥郁,深爱更浓烈。

生命如果是一树一树的花开,那么这些花肯定是一半开在光亮之中,另一半却隐于黑暗之中。因为有花朵的美丽,更显出落红的悲伤。因为有阳光,更显出夜的暗黑、阴沉,以及可怖。但我们已不再计较过往,让生命像一朵荷花一样盛放。

如果说,我的前世是一条鱼,那么今世就做一个干净的人。如果有来世,我决定做一棵植物,要么做一棵修长俊美的松,要么就做一枝亭亭而立的荷,只因为我欣赏它们之德、之态、之味。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