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让花米饭沉淀时光的味道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9-2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朱柯颖

芭蕉叶上,刚刚出笼的花米饭晶莹剔透,似雾遮面,如露盈霜。经过植物汁水浸染,一颗颗米粒颜色不同,色色相融,俨然一幅可与莫奈《睡莲》媲美的印象画派佳作;揪一团送入口中,稻米的醇香混合着植物的清香瞬间盈满口舌。

壮族花米饭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顾名思义,是壮族人民以各色植物的汁水为米饭着以“华裳”而制作的佳肴美食。正是骄阳似火的时节,我们有幸来到屏边苗族自治县,拜访花米饭传承人,了解传统花米饭守璞归真的传承故事。

屏边首夜,听当地人说起玉屏镇村民龙樱之自制壮族花米饭十多年,年均销售2000斤的传奇故事。带着好奇,次日一早我们便驱车前往位于石头寨村的龙樱之花米饭作坊一探究竟。

一下车,龙樱之便热情地邀请我们四处参观。作坊外不大的一块田地里,栽满了染色用的植物:黄姜、板蓝根、紫藤草……不超过五种植物,却能在龙樱之的手中调和出红、黄、蓝、绿、紫等多种色彩。经过反复捶打、揉搓的植物拌上草木灰,在清水中释放出压抑许久的本色。滤去余渣,一粒粒白净的糯米争相跃进染缸,享受漫长的浸泡。之后,变了色的“出水美人”又慵懒自得地入蒸笼享受“桑拿”,在芳容最盛时将粉妆彩面定格。蒸完“桑拿”,模样初具的花米饭,在晾晒台上铺展开来,慵懒地享受阳光。

我惊讶于龙樱之花米饭技艺的如诗如画,经过交谈,才恍悟原来这些美的享受皆离不开其高标准、严要求,以及对于传统技艺的坚守。龙樱之不但亲自种植或精选采买原料,每每染饭,她总是不怕麻烦地不断试色,直到配出最佳比例。亦是因良好的外观与口感,她做的花米饭才有了年销量2000斤的佳绩。可惜的是,因为染色所用的板蓝根在性质界定方面归属不清,龙樱之的花米饭在申请商标时遇到了瓶颈。我们半开玩笑地建议她以其他染料作为替代品,她却严肃地说:“这就背弃了我们祖祖辈辈的传统,是不行的。”继续追问,才了解到她的母亲也是位壮家有名的花米饭技艺传承人。龙樱之从小吃着花米饭长大,并从母亲那里传承了这门手艺,虽有销售渠道、包装方式等方面的创新,却始终秉持着不擅改古方的原则。

当代社会,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不可否认,类似花米饭制作这样的传统产业面临着如何搭载电商平台、进一步提高卫生条件等改进需求,但正是有龙樱之这样的传承人,不随波逐流,不忘来时路,才让传统文化的传承有迹可循,才不至于让后辈忘记根和魂,于一饭一食中品味出时光的味道。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