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记载六百年家族史的《郑和家谱》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08-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0

许多郑和的雕刻、塑像都是仿照郑云良的身材、面貌创作而成的。

1

李士厚所著的《郑和家谱考释》

大航海家郑和与玉溪关系深远。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玉溪就发现了《郑和家谱》。不仅如此,至今在红塔区北城东营还有郑和后人,并且,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当代的许多郑和雕刻塑像都是根据仿照郑和后人郑云良的身材面貌创作而成的。

郑云良是谁?《郑和家谱》又是怎么发现的?前段时间,记者来到东营自然村,找到了今年73岁的郑云良。听老人讲述李鸿祥将军及李士厚先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来到北城东营村寻找到《郑和家谱》的故事。家谱原本由其父及大伯保存,四十年代不慎遗失,今存家谱是由李士厚拍照后才得以保存至今。

郑云良,1943年出生于北城东营。曾任昆明市政协委员,是南京、昆明、云南等郑和研究会会员或理事。1985年他和马继祖撰写了《伟大航海家郑和及其家世》;2002年,参加第二届郑和研究国际学术会,发表《郑和后裔述家世》一文。

李鸿祥与《郑和家谱》的奇缘

郑云良魁梧高大,声音洪亮。他对记者说:“《郑和家谱》原来一直保存在我们家。1936年,李鸿祥将军回乡写《玉溪县志》,听说东营的郑和后裔有《郑和家谱》,便写了一封信给我大伯郑绍清,叫我大伯去州城一趟。可是我大伯不识字,他就找到我父亲,我父亲也不识汉字,给读书人一看,方知李鸿祥将军要修县志,需要《郑和家谱》。当时我父亲他们才二十多岁,怕被抓去当兵,不敢去州城,叫人抄了一本手抄本送到李将军手里。李将军大喜过望,带手抄家谱回到昆明,交给了他的好友袁嘉谷。袁嘉谷当时在修《云南省志》,他看后十分震惊,想不到数百年来《郑和家谱》还完整保存于世。于是,他叫他的学生李士厚来研究《郑和家谱》。”

郑云良接着说:“后来,李士厚先生带着李将军的介绍信来到玉溪,来到我们家,我父亲和我大伯在老房子的大梁上取下了《郑和家谱》郑重地交给李士厚。李士厚一看,知道《郑和家谱》的纸张质地非常精良,是朝廷的用纸。在家谱中,还有记有郑和之父的碑文以及位于昆阳的坟山图。在父亲和大伯的带领下,李士厚还到我们坟山拍了照。早在1913年,郑和之父的石碑已经发现,但是《郑和家谱》一直不为世人所知。《明史》上只说郑和是云南人,但是没有说他是云南哪里的人。有了《郑和家谱》,就知道他具体是哪里人了。”

谈到这里,郑云良稍微停了下来。于是,记者好奇地问:“根据《郑和家谱》,能否说郑和就是玉溪人了?”郑云良一笑说:“不能这么简单地说,因为郑和不仅属于云南,还属于中国,更属于全世界。”

原本《郑和家谱》是怎么遗失的?

郑和是太监,怎么会有后人?根据家谱记载,他把哥哥的儿子过继给他,即郑赐,名恩来。郑赐又生了两个儿子,这样代代相传下来。家谱一直记载到十五代,即郑云良的曾祖父郑永生。因而,至郑云良已是第18代了。泰国有一位郑和后人是郑崇林,也在东营出生,小时在东营学习过经文,在少年时代随其父做马帮生意到泰国,后来在泰国定居。如今,郑云良和郑崇林一家常有往来。

郑云良打开《郑和家谱》说:“这是根据李士厚先生当年的相片影印的家谱,原家谱已经遗失。多亏了李先生当年拍下了照片,不然现今无法见到家谱的原样是什么样子了。”

李士厚,1909年生于鲁甸县,早年毕业于云南东陆大学,从事教育工作及史学方面的研究,并任《云南通志》编辑,1936年至1940年任云南省政府秘书,1942年至1947年曾先后出任安宁、姚安、宣威等县县长,1948年任云南省政府人事室主任。在任时参加了1949年12月云南和平起义。

原来,李士厚的著作《郑和家谱考释》于民国二十六年出版后,《郑和家谱》便由郑绍清从昆明拿回来玉溪。1940年,建水的郑姓后人闻听后赶到东营,找到了郑绍清两兄弟,说他们也要修家谱,要借《郑和家谱》去看看。当时,郑绍清两兄弟虽然不识汉字,却十分舍不得这本珍贵的家谱被人借走,那位建水郑姓后人是个识字人,他让两兄弟一万个放心,他们借去看看就会原封不动地送回来。建水郑姓后人就这样借走了《郑和家谱》。此后就再无消息,直到解放后,政府派人来找家谱,就再也无法找到了。

后来,多亏了李士厚当初为了防万一,冲洗出了两套相片,其中一套相片在日本飞机轰炸昆明时,在火车站不幸遗失;另一套他夹在书里,回去后在书里找到,还好,一张不差。

《郑和家谱》记载:“马文铭长子立嗣(郑和本姓马。马文铭是他的哥哥,其子被郑和收为养子),移居南京三山寺,名曰马府口。”由此可见,郑和的后裔是由其养子繁衍下来的。郑和家谱《首序》的后面单独一页用毛笔正楷书写的二十个大字“大尚存忠孝,积厚流自宽,藩衍更万代,家道泰而昌”,这四行象征郑家兴旺发达的诗句,也是郑和后裔的排行字辈。

郑云良表示,郑和在故乡云南的一支后裔,系由郑恩来的长子所繁衍。其中一部分在清朝末年因不堪官府的压迫而逃往泰国。当时郑和第十七代孙郑松林跟随马帮来到泰国北部的清迈省,并娶了当时管理清迈的土司的女儿,从此在当地落地生根。南京的一支后裔系由郑恩来的次子所繁衍。因郑和曾任南京守备,一生定居南京,部分舰队官兵也随郑和居住南京,并逐渐改姓郑,故在南京牛首山山南村形成了郑村。

郑云良和李士厚的交往

郑云良小时候读书,在语文课本上读到了《伟大的航海家郑和》。回到家,他就跟父母讲郑和的故事。父亲呵呵一笑,告诉他郑和就是他们的祖先,并告诉他许多关于郑和与《郑和家谱》的故事。父亲最后说:“可惜《郑和家谱》在我们手上遗失了,等你们长大,可以到昆明去找李士厚先生,他曾经拍过照片,说不定他那里会有完整的家谱。”待他长大,到了昆明钢铁公司工作,他千方百计寻找李士厚。他到处打听,但是春城太大,多年里他一直没有找到。

1982年的一天,同事吴德生结婚请郑云良做客,他看到了同事的新房里有一幅篆书对联的落款是李士厚。他心里一喜,问是不是昆明的李士厚。同事说,是的。他说,是不是写《郑和家谱考释》的李士厚?同事说,那就不知了。他急切地说,我找了他好多年了,无论是不是他,我一定要见见他去。

在吴德生的帮助下,郑云良找到了李士厚。原来,李士厚与吴德生的老岳父是邻居,在那个小区里,大家都叫他李老先生。吴德生先去上门拜访李士厚,知道了他就是《郑和家谱考释》的作者,便说明来意。李士厚高兴地说:“哦,郑和的后人,你一定要请他来。”就这样,郑云良找到了李士厚。回忆这段往事,郑云良说:“李先生有一把好胡子,一见面有飘飘欲仙的感觉。那一天,他讲起了第一次到我们家的情景,讲起了与我父亲和大伯的交往……”

过了一段时间,李士厚寄了一诗来给郑云良,诗曰:“我访郑公故里时,犹是翩翩一少年。郑裔后有来访我,已是颁白古稀年……”一直到李士厚仙逝,郑云良都与他保持通信往来。

1983年5月,郑云良和李士厚参加了在庐山举办的郑和学术研讨会议。轮到李士厚上台发言,他拿出了半个世纪前拍的《郑和家谱》的老照片,并当场捐献给中国航海史档案馆。此后,郑和国际研究会都会来邀请郑云良参加各种研讨会。可惜的是,才过了两年(即1985年),李士厚先生就不幸因病过世。(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刘燕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