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三世同朝”的华宁施氏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10-2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  李世宗

乾隆至道光年间,在华宁青龙海关矣马谷村,出现过祖孙三人连连升迁,形成华宁历史上奇特的“三世同朝、父子联科、鼎足相望”之势,在当时被传为美谈,并被后人一直津津乐道的显赫人物,他们是祖父施学夔、父亲施象山和孙子施介曾。

为开仓救灾民愤然辞官的施学夔

施学夔,字成九,号心齐,生卒不祥。施学夔是施益生的次子,其父施益生禀赋超群,性格坚毅刚强,洁身自好,为人诚恳,年少时非常喜欢读书。他起初是习武的,在云贵两省军事部门任职,号卧云。后来发奋读书,在朝廷举行的乡试中中举,考入户部任职,他的文章两次被当作经典范文在孔庙中刊刻出来,因文章出色,无人能及,号称“南国一大文魁”。

据当时与他深交的江西人、知县李人镜评价:公负质超迈,秉性坚刚,立身以洁,矢志惟成,少好读书,始而习武,继而从文,两列洪宫,贤书登乎天府,一脱白屋,子孙及乎公卿,绩功累仁大启,簪缨之胄修行,践言宏开阀阅之门,德符之华祝之三,福备之五礼乐承乎燕翼,诗书荷乎龙光。所以科名繁盛,甲第云乃,要皆出於公之赐居多也。兹当树墓丰碑之日,因呈俚语而为铭铭曰,惟公茂德,厥后克昌,人文代起,桂馥兰香,以追以琢,金玉其相,屡颂凤诰,叠贲龙章,佳诚永固,泉壤弥光,赐进士及第。

从中可看出,施益生以身作则勤恳研究学问,德行昭彰,福报盈满,崇尚礼乐的风气被燕子载在翅膀上传扬四方,诗书的底蕴就像蛟龙身上散发出的金光一样耀眼。老先生的德行高山仰止,他的子孙越来越上进发达,饱学文士一代接一代地崛起,书香之气如同兰桂的芳香般浓郁。他们孜孜不倦地钻研学问,文章才学如同金玉般上乘。他屡次得到天子诰命褒奖,人生如同龙纹般熠熠生辉。他一举摆脱了平民的身份,积累功勋仁德,大开世代做官人家的修行之风。他的子孙参加各类科举考试的人很多,不断有人中进士,接连位列公卿,这些都得益于老先生的赐福。

受父亲影响,施学夔幼年时非常好学,因学识渊博屡次通过各级考试。

乾隆乙卯年(公元1795年),施学夔在省试(又称乡试)中夺魁。朝廷对他进行考察后,任命他为沾益学正(各省中主管科举考试的官员)。他在任十多年,每天除了给学生讲课授学外,就以教授孙儿课业为乐。任期满后按照惯例升任教授,即将到其他地方任职,因此时正逢朝廷考核地方官吏,于是到京师(北京)等候选拔。在京师等候选拔期间,被任命为福建省福安知县。在任上还没干几年,福安县就闹起饥荒,因建议开仓救济灾民,与顶头上司的知府产生不和。他愤怒地说道:“我不能亲眼看着我治下的百姓流离失所。”于是决心引退,自行解职后从南方返回。

施学夔容貌威严,行事低调,不愿过多参与世俗中的各种纷争。步入晚年后,悠游于市井之中,每天念诵一两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用来涵养心性。去世时享年89岁,各地前来参加葬礼的人有数百人,都是施学夔的门生。

据道光辛卯年(公元1831年)的乡试中举者郭锡恩评价:施学夔尤其擅于草书,一旦拿起笔来书写就不知道疲倦。他恬淡的性情,与世无争的品格,不正是我们今天所向往的圣贤们所具备的风范吗?

郭锡恩还在其碑文上说,施学夔的生平可以用一段话来概述:风光秀美、人杰地灵的诗礼之乡蕴藏着饱学之士,他德行昭彰,饱阅圣贤之书,对身边的亲朋好友产生了积极正面的影响。他既是儒者也是官员,官吏庶民们对他的德行非常景仰。他长寿安康,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因为具备君子品行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藏智守拙坦然放下,晚年才能过上安闲自在的生活。

父子联科同朝为官的施象山和施介曾

施象山(约1782-1850年),是德高望重的长者施学夔的儿子,原名施昂筮,做官以后改名为施甘霖,号象山。

施象山年少时非常聪慧,经书看过一遍就能背诵。九岁入县学,不久在清嘉庆甲子年(公元1804年)的乡试中中举,那时他还非常年轻。因屡次到京应试没能考中,于是就到东川、弥勒、沾益、新兴、昆明等较大的城邑里授学,兼任本城凤山书院讲学老师。他虽然培养出了很多人才,但学问上没人能超过他。清道光辛卯年(公元1831年)间,正值施学夔候补期满准备到京等候授职,施象山的长子施介曾也将于当年秋天到礼部参加应试。于是施象山和长子施介曾联名上奏,请兵部发给三张可以顺利通过各驿站的令牌,一起侍奉施学夔进京。祖孙三代共同进京,这既是件奇事,也是件很荣耀的事。接着,施学夔被派往福建省福安县任职,施介曾也从癸已年(公元1833)间的礼部会试中脱颖而出。当年秋天,施象山得到重用,候补为广西灌阳知县,祖孙三代同朝为官,一时传为美谈。

几年后,施学夔向朝廷申请告老,在桂林颐养天年。施象山由于未能填补前任造成的财政亏空,没能采纳属吏的正确意见,被朝廷改派到其他地方任官。正在这时,施介曾借省亲之机,向礼部请假到广东,施象山就带着长子施介曾共同侍奉施学夔回原籍养老。人生的种种际遇,施象山从不在意,他说:“侍奉父亲在林下得到欢乐的时候,也可以教徒授学培养人才,对人生的得失应当坦然视之。”施象山因长子施介曾政绩显赫,被皇帝册封为奉直大夫,授文林郎的称号。施象山长期设馆授徒,1850年在会城大生庵中去世,享年68岁。次子施光曾扶着他的棺木回故乡,埋葬在官家大坟,其碑铭这样评价:贤达之士的身后,定能成长出更多的英才。祖孙三代为国效忠,同朝为官,真是一个家族的荣耀。面对风云变幻,施象山从未害怕和退缩。青松之所以青葱挺拔,不正是对这些典范哲人精神的真实写照吗?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