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江城“都爷像”探秘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4-2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在江川区江城镇左卫一带,有这样一句话流传于民间,叫做“关公的样,都爷的像”。时值今时,人们只知“关公样”,不识“都爷像”。但只要说起与“都爷”有关的小营仓,却无人不知。这“都爷”到底是谁?他做了什么,使得数百年后的今天仍能在历史的尘埃中留下印记。

李定国退守江城后,就驻扎在五显寺后的篾匠村中。
李定国退守江城后,就驻扎在五显寺后的篾匠村中。

村人不识都爷像

江城是古时江川老县城之一,自明清以来都是云南省会至越南古驿道必经之地。在与江城相邻的左卫,据说这里有一个叫篾匠村地方,而这位“都爷”曾经就在此处扎营。

行至左卫,满眼是现代化的农舍。走进安静的巷道深处,打听得知,篾匠村就在当地的五显寺附近,而五显寺位于公路旁。

初到篾匠村,不宽的巷道,斑驳的土墙以及结构老旧的房屋都透露出古朴的乡土气息。当地老者听记者提及关圣宫,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来:“以前,我们听有的人说这里的确是有‘关公的样,都爷的像’这么一句话,但是,现在关公像已经没有了。关圣宫虽说还在,但也只是个遗址了,现在里面还住了一些人。以前关圣宫前有一座拱桥,桥下还有流水,在拱桥的两旁还塑有白马和石坊,我们小娃娃时候还去玩呢。现在这些都没了,至于你说的‘都爷’我们就不知道了。”

他们说着把记者带到了关圣宫,这里很是破旧,为土木结构。因年代久远等原因,如今的关圣宫早已面目全非。说道间,现年86岁的当地人李云仙似乎隐约记得,以前这关公像与平常并不一样。她说:“一般关公像的脸都是红色的,但我们这里关公像的脸是白色,不知道是为什么?”

据了解,其实是因这位“都爷”崇拜关公,所以在五显寺后建起了关圣宫,并令工匠把其面塑为白脸似都爷,气势威严像关公,因而在民间流传“关公的样,都爷的像”之说。而据相关资料记载,因“都爷”出入军营常骑白马,塑匠会意又在殿前塑一匹白马,殿门外建石坊一座,上刻“福国佑民”“威震华夏”字样。后来,关圣宫改为周记家庙。

这就是古时左卫关圣宫的所在地
这就是古时左卫关圣宫的所在地

退守江城建粮仓

从江城的历史源流来看,明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此地建县城于江川驿,即江城。此时,一个武将到此又有何意图呢?

记者翻阅相关文献得知,其实古时左卫的“都爷”就是明末清初的农民将领李定国。他10岁参加张献忠部起义军,并与孙可望、刘文秀、艾能奇合称四将军。公元1644年,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国号大西。李定国被封为安西将军。因明朝辽东总兵吴三桂投降清朝,张献忠移师北上抗击清军,不幸战死。李定国、刘文秀等将领共推孙可望为首,率部移驻云南、贵州,联明抗清。

而此时,明朝永明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称帝(即永历)。李定国进军广西,攻克桂林,清朝定南王孔有德战败自杀。李定国转而挥师湖北,在衡阳击毙清帅尼堪。进军四川的刘文秀也收复大部分清军占领地。这时,孙可望见李定国屡破清军,战功赫赫,内生忌妒,欲削其兵权,致内部分裂。李定国被迫退往广西,后退屯云南,并将永历帝迎至云南。永历帝封其为晋主。据了解,永历十一年,孙可望在带兵进攻云南李定国失败后降清,清军得知李定国虚实。于永历十三年,由吴三桂率重兵入滇。永历帝被迫逃往缅甸。永历十五年,永历帝终被吴三桂所捉,于次年勒死于昆明翠湖金蟾寺。这时李定国也随之兵败,退入滇中。李定国与吴三桂交兵失利后,于公元1648年退守江川(江城),军营就驻扎在江城左卫一带。

李定国驻守江川后,在左卫的小营村外建仓屯粮。为了把江川辖地双龙(前卫、后卫一带)的粮食运往左卫小营粮仓,他派人扩修从小营村到星云湖的中河,以便水运。小营距离上左卫不远,站在公路旁便能看到。说及李定国用于屯粮的小营粮仓,76岁的当地人魏任德说:“我们小娃娃的时候都进去玩过。记得小营粮仓的门是往东边开的,是四合五天井的建筑样式,周围都有围墙,占地面积还是大呢,粮仓外面还有很多树。我们小的时候,粮仓里没有堆放粮食,只是供有一些神像,一般小娃娃很不敢进去里面玩。我们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建的,估计至少也有200多年了。印象中,粮仓大概是在1958年左右才被拆的。现在,那里已经都变成田地了。”

士民殉难“舍身崖”

据说,在李定国率部驻扎在江城一带后,除了在小营建仓屯粮外,他还进一步加固了江城城墙,以便在清军进攻时,坚守此地。

但是,他的一系列举动招致了当时江川县令周柔强的反感与抵触,并将其视为流寇。在争执和惊恐中,周柔强索性率数千士民离开了江城,往城东走去。江城以东便是抚仙湖,湖中有一孤山。游览过孤山的人或许会有印象,在这湖中孤岛之中有一个知名景点名曰“舍身崖”。此崖位于孤岛东面,其形似鹰嘴伸出水面,崖石如刀劈斧砍,崖下水碧清洁,游鱼可数,有时惊涛拍岸,撼人心弦。而它名字的由来,便和周柔强有关。

周柔强率士民离开江城,乘船来到了今天的孤山,以守待援,李定国知道后大发雷霆,便派部将冯双礼带兵围攻孤山。据相关文献记述,当时冯双礼伐木做舟,从大马沟、大沙咀、秦家山乘舟攻击。周柔强不能抵挡,恐岛破受辱,率岛上数千士民从悬崖上跳入抚仙湖殉难。在他们跳崖的地方,后人取名“舍身崖”。

李定国攻岛仅是一时之怒,还是有其他原因呢?据地方志载:“明永历年间,永历帝让李定国筹集粮饷,李定国得知孤山有高9丈的13层铜塔,遂派冯双礼率兵攻孤山,欲毁塔铸钱,以充兵饷。当日江川3000士民避兵其上,在县令周柔强率领下,从悬崖上跳水殉难。”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关于殉难人数说法不一。另据记载,孤山全岛面积仅80余亩,不能容纳数千人驻守待援。而投湖者,实为几百人。

在此之后,殉难者亲属和当地官绅为祭亡灵,于旧历五月十八,举办水陆道场,或于每年六月初一至初八聚众“朝斗”,向湖内撒五谷、抛供品,以示祭奠。每当此时,大鱼成群而至,数以万千,竞相争食。据传,在舍身崖下,时常会有成千上万大鱼出现,而他们都是殉难者的化身。清代,禄充翰林许湘曾为孤山碑文作跋记载此事:“崇祯丁亥、流寇入滇,邑令周柔强,率士民屯孤山以待援。李定国督卫将冯双礼力攻破之,被执不屈,赴水殁,从折者,男女数千,都遭屠戮”。

左卫的采访,让记者感到传说与历史相互交织,纷繁复杂,也感受到了江川人民曾经遭受的苦难。(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