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牵手行走,我们更有力量
—— 写在“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收官之际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9-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从启动那天起,就注定不是一次浮光掠影、寻幽访胜的采风之旅。

从2016年12月6日“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在玉溪的戛洒小镇启动,到今年8月末在红河州的河口收官,玉溪日报社、红河日报社、楚雄日报社旗下的报纸、新媒体记者已经在哀牢山——红河谷留下了一连串坚实的足印。从红河源头的祥云、巍山,到红河与南溪河交汇处的河口口岸,中间有太多的风雨无阻,有说不完的艰难跋涉,更有许多油然而生的坚定与喜悦。三州市媒体人精心策划、周密实施、热情参与,长达九个月的跨区域、长距离采访活动从形式上已圆满结束,但无论从“行走”还是“认知”来说,我们都没有抵达,河口不是终点,红河流域内许多未知的领域有待我们去探索,我们用脚步丈量过的这片云南腹地,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广袤无垠。

无数次肩负探索认知使命的行走,一系列持续深入的拍摄访问,终究收获满满,感悟良多。

1

这是“行走红河谷”最后一个采访画面,地点位于河口北山。

L_1505995124012166673

在大理弥渡县密祉镇采访花灯艺人。

L_1505995124232280999

见到建水文庙的美景,带我们采访的“老建水”、老记者满长杰也忍不住按下快门。

融入“一带一路”的前沿观察

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东南亚国家时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的重大战略构想,给古丝绸之路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为泛亚和亚欧区域合作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云南时的重要讲话中要求云南要主动服务和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发展之路的国家发展战略,主动服务和融入面向南亚东南亚地区及印度洋周边经济圈,闯出一条跨越式发展的路子。我省作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已成为“一带一路”建设中连接交汇的战略支点。

在我省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的火热进程中,“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正式启动了。从启动的那天起,执行选题策划的记者身上就肩负着多重的任务和使命,除了全面报道红河流域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变化,展示流域内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还要深度探寻远古的文明和历史,找到红河与南方丝绸之路之间的关联。

在采访中,记者不断地发现,两者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完全割裂不开的联系。随着采访的深入,历史文献、学术资料等已无法满足记者的求知欲。于是,一线采访组的记者分别从南方丝绸之路的线路、节点、文化,以及与红河交汇点上的古国、古城、古镇、驿道、水道、物产等多个视角切入,通过大量、深入、持久的采访调查,记者不仅对南方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有了全新的认识,同时也澄清了很多常识性的谬误,走出了认识的误区。

首先,记者发现古代的南方丝绸之路并不是一条路,而是一个交通网络,除了蜀身毒道、步头路等几条主干线外,还有数不清的支线与主干线相连。而无论是支线还是主干线,都绕不开云南腹地这条大河而独立存在。并且红河从元江段以下,直至入海口,几乎与步头路的水路完全重合在一起,可以说红河是贯通南方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一条重要的纽带。

同时记者也发现,南方丝绸之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名称,交易不同的商品,以不同的形态出现。以主干线步头路为例,在秦汉时期称为滇越进桑道,输送的货物有矿产、丝绸,唐代称步头路,除了输送茶叶等商品,还有军队和军用物资;明清多为茶盐,与众多的茶盐古道相连;清末建了滇越铁路,直达红河入海口;进入新世纪,我们不仅有高速公路网,还有泛亚铁路,其东线已经将昆明与河口连续在一起,只等越南段贯通、相接,现代版的步头路便可再现昔日的荣光。中央推出“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正是顺应了滚滚历史潮流。

当然,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整个哀牢山——红河谷的大部分区域与滇中相比,还相对欠发达,一些山区的贫困面还很大。但作为一片山河腹地,却为云南、为国家储存了丰富的矿产资源、水电资源、动植物资源,特色农业开发的热区资源,还有包括土司文化、民族文化、梯田文化、矿产文化、古国文化、风情小镇、奇山异水等在内的丰富旅游文化资源。从这个层面来说,哀牢山——红河谷在“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中算得上是一块可以在保护的前提下综合开发利用的丰饶的“处女地”。

玉溪日报社副社长、副总编辑杨光谈到,“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的主题策划的确定,他说,这次活动的主题是按照“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来策划的,是三州市媒体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重要讲话精神的具体实践和成功尝试,取得了很大的收获。这次三州市媒体对红河流域的关注不同于以往单一的社会、文化报道,而是全方位、多角度地从历史文化、经济生活、生态文明、扶贫攻坚方面进行报道,涉猎范围广。很多报道把红河流域鲜为人知的东西呈现出来,推向公众视野,让大家认识到流域内物产、地理、文化等的多样性、丰富性,为下一步打造“红河流域经济带”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L_1505995124069708081

在哈尼梯田采访,老记者饶平边拍照边同哈尼妇女聊得很开心。

L_1505995124172933192

为了探寻沙枯红宝石,我们历尽艰辛,途中与几位热心朋友合影。

L_1505995124203275967

在红河岸边的回新村见到纳楼司署,众位记者边走边拍,涌进这种高山之巅的“豪宅”。

丈量一条河创造的“九个之最”

在活动启动之初,参与的记者就已经感觉到此次哀牢山——红河谷之行将是一次不同寻常的采访。九个多月过去后,回顾联合采访活动的全过程,我们收获满满、信心满满。经过仔细地梳理总结,我们发现,这次活动不经意间已经在省内地方党报中创造了“九个之最”。

其一,策划时间最长,花的功夫最多。为了策划这个活动,我们在昆玉红旅游文化产业经济带、“行走红河谷”等几个选题间反复论证、修改。方案确定之后,又同红河、楚雄两家报社进行了协商,整个协商的过程,也是我们统一思想、确定选题的过程,前后用了半年时间。

其二,采访报道时间最长。用八九个月的时间对一个主题进行连续采访报道,对州市党报来说是最长的了。上世纪80年代,云南日报社推出过金沙万里行考察采访,两位新闻行业的老前辈韩声雄、刘流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沿金沙江走完全程。这次三州市媒体组织了大规模的记者采访团,发稿量大,持续时间长,这在云南地方党报中是第一次。

其三,投入的记者人数是最多的,玉溪日报社先后投入“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的记者就有30多人,三家报社的记者合计50人左右。

其四,刊发的稿件最多。《玉溪日报》“行走红河谷”栏目上就刊发了100多篇文字稿,170幅摄影作品,32个整版报道,4篇深度报道;《红河日报》刊发38篇,其中8个整版;《楚雄日报》共刊发报道36篇。这种报道规模在三家报社史上是空前的、从来没有过的。

其五,报道涉及的范围、领域最广泛。过去我们对红河流域的报道要么关注经济方面,要么关注文化方面,一个角度、一个方面切入,但这次我们是全方位对红河流域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特别是历史文化方面进行了报道,其中玉溪日报社还组织了几个对历史文化有研究的年轻记者,重点对红河谷沿线的历史文化进行了一些梳理,推出了一系列有深度、有看点的报道。

其六,参与报道的媒体平台最多,玉溪日报社共有13个新媒体平台参与了报道。包括玉溪网、新闻客户端、微信公众号、新华社玉溪党政客户端等。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我们三家媒体在报道中都使用了最新的现场手机直播、互联网直播、客户端直播。

其七,报道速度最快、时效性最强。在现场我们采用了新媒体手段,同步把我们采访的新闻传播出去,影响力比较广。

其八,稿件在国内外媒体、网站转载最多。据初步统计,“行走红河谷”的报道已被新华网、人民网等24家媒体、网站转载。

其九,省记协、报协给予了很高的赞誉,认为“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首开云南省内地方党报跨区域、跨媒体联合采访的先河。

当然,回顾、总结此次联合采访活动的全过程,也是媒体审视、反思自身的过程,有利于我们在今后组织和参与大型采访活动时,找到信心与原动力。

L_1505995124112269383

在尼果上寨采访结束,体验一下哈尼人的转秋。

L_1505995124298963229

在个旧蔓耗的一片柠檬园内,我们拍到了行走红河谷以来最平静、最开阔的一段河面。

一场媒体融合的实兵演练

从去年12月“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在玉溪戛洒启动以来,我们先后在玉溪、楚雄和红河三地开展了四次集中采访活动,三家报社利用网站、微信、微博、客户端等平台,刊发了大量稿件。截至9月21日,玉溪网的网站、新闻客户端、微信、微博平台共发布稿件415篇,期间持续对此次活动进行手机直播,获得57909次点击;红河日报社官方微信对三次集中采访活动进行了直播,先后发稿20多篇,中国红河网开设专题,集中刊发近40篇幅;云南楚雄网、云南楚雄网微信公众号、彝州手机报、新华社云南通楚雄州党政客户端共发布稿件97条,云南楚雄网采用手机直播的方式,向读者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示了采访成果,受到了读者广泛好评,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反响。

在这个过程中,三家报社的媒体人都切身感受到了互联网时代,新媒体的发展给传统媒体带来的巨大冲击,感受到了传统媒体产业生态、思想眼界、新闻生产、管理机制体制面临的严峻挑战。媒体融合的路要怎样走?

楚雄日报社副总编辑起永俊说:“本次活动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全媒体联动。全媒体集中采访、手机直播,充分发挥了网络新媒体的优势,吸引了读者,提升了宣传的时效性,扩大了宣传效果。‘行走红河谷’第一站在戛洒,报社没有安排新媒体记者参与,但第二站在元阳、红河,我们就开始搞手机直播。有了第一次尝试,我们在楚雄州‘两会’上也开始搞现场网络直播,新闻传播的速度、时效性都有很大的提升。之后,楚雄日报社开始大胆尝试在云南楚雄网、云南楚雄网微信公众号、手机报、新华社楚雄党政客户端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直播。通过‘行走红河谷’全媒体联合采访活动,我们要借鉴玉溪、红河两州市党报新媒体的一些成功做法,找准自己的不足,下大力气加快新媒体的建设和发展。”

在红河日报社的微信平台上,“行走红河谷”的稿件,有的单条阅读量就达到了数万,每次直播浏览人数也基本达到数万,读者纷纷进行转发。很多读者通过“行走红河谷”的报道,了解到了很多过去不知道的东西。

近几年来,红河日报社积极拓展新媒体平台,由过去的一张报纸发展成为集报纸、网站、手机报、户外阅报栏、网络视频、微信、微博、新闻客户端等多种载体为一体的全媒体阵型,进入了报网融合、传播形态多样化的全媒体发展阶段。

红河日报社党组成员、中国红河网站站长喻自洲认为,党媒面对新的机遇应有责任担当和行为自觉。在媒体大融合、大发展的今天,地方党报应该走出自己的区域、扩大影响力,“行走红河谷”这种跨媒体、跨区域联合采访的形式是可行的,活动是成功的。今后,红河日报社仍将按照“做优报纸、做强网站、全媒融合、转型发展”的思路,坚定不移地走媒体融合之路。

媒体融合现在是党媒的一个重要任务,中央已经作出顶层设计,要求地方媒体全力推进。过去,媒体融合还停留在理论层面。目前,玉溪日报社正在积极推进这项工作,人民日报社的中央厨房考察过两次,跟相关负责人进行过深入交流,探讨了传统媒体特别是报纸如何转型发展。

杨光认为,新的平台只是一种形式和渠道,在实践中推进媒体融合发展才是最有效的手段。可以说,这次活动是三州市媒体融合发展的一次实兵演练、一次非常好的队伍检验。媒体融合发展关键还是人才的问题,特别是使用新媒体手段采访报道的人才。三家媒体经过这次活动的锻炼,纸媒记者有了很大的进步,在深度报道、深度挖掘方面迈出了新的步伐。新媒体的网上直播、手机直播经验越来越丰富了,报道的水平也有了很大提升。此次活动中策划的部分重点稿件在纸媒上刊载,又经新媒体编辑转发,获得读者的好评,其中《手绘迤萨古镇:马背上的百年城堡》《记者带你探访穿越红河流域的南方丝绸之路》《一条河流的抵达与再出发》《“行走红河谷”罗应光接受媒体专访:畅谈玉溪在开放合作中推进创新发展跨越发展》点击阅读量分别达到了3704次、2164次、1850次、1213次,纸媒与新媒体的联动、融合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最后要总结的是,这次联合采访活动增进了三州市媒体之间的友谊,共同学习、相互提高,促进了三州市间经济、社会、文化的交流互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州市党委、政府,还是县、乡、村各级部门,都对这次活动给予了高度重视,无论到哪个地方,不管是地方官员还是普通采访对象,都给予了我们热情的帮助和支持,这里记者要衷心地说一声“谢谢”,没有他们的协助,很多采访报道都是无法完成的。 (玉溪日报记者  蔡传斌)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