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国内新闻
挺进滑坡体——为了生命的牵挂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8-11   进入社区    来源:新华社   点击: ]

8月10日,一架直升机载着两名九寨沟景区箭竹海景点受困受伤人员脱离困境。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8月10日,一架直升机载着两名九寨沟景区箭竹海景点受困受伤人员脱离困境。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新华社九寨沟8月10日电(新华社记者谢佼 宋玉萌 魏兆阳) 紧紧抱着妻子,轻抚着她的头,村民优中塔久久不愿松手。妻子受困熊猫海景区40多个小时后,终于回到了他的怀中。

10日下午,九寨沟地震灾区的人们为一条消息而欢呼振奋:地震后被困熊猫海的10名深度受困人员,在地面营救人员的援助下,乘直升机成功脱险。

高山、余震、滑坡、道路彻底崩塌成悬崖……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曾使营救显得好像有些渺茫。

但是,为了每一个生命,救援绝不会放弃。两天来,从陆地到空中,从部队武警、公安消防、矿山救护到当地村民,历经6批次、100多人的不断救援尝试,救援者用不懈的爱心接力,谱写了一曲生命赞歌!

8月10日,两名搜救人员通过九寨沟景区镜海到五花海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8月10日,两名搜救人员通过九寨沟景区镜海到五花海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亲人,你终于回到了我身边”

九寨沟荷叶寨村民优中塔体味到了劫后重逢的喜悦。

10日下午1点左右,一架银白色的民用直升机降落在九寨沟直升机停机坪,等候已久的医疗人员迎着螺旋桨的风,将担架抬到直升机旁。

从飞机上下来的藏族妇女真女,是优中塔的妻子。她深度受困熊猫海附近已长达40余小时。很快,她被送到了九寨沟县第二人民医院。医生做了细致的检查之后告诉优中塔,真女身体情况很好,只是脚踝有轻伤。优中塔抱着妻子:“你终于回来了!”

记者见到被营救出来的蒲长生和那果夫妇时,二人还有些惊魂未定。“两边山体都垮了,天昏地暗,还以为完了,出不来了。”那果对记者说,“看到直升机,心里就有希望了,知道国家要来救我们了。”

蒲长生告诉记者,近40个小时,他带着大家伙儿不断转移,直到最后获救,其实心里也害怕。整个被困期间,他都没敢合眼睡觉。“现在好了,我们回家了。”

连日来,西部战区空军派出军用直升机4架次、西林凤腾公司降落10架次,将10名受困者全部救出。

8月10日,两位搜救队员带着搜救犬通过一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8月10日,两位搜救队员带着搜救犬通过一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救援的艰险超乎想象”

熊猫海受困群众9日被直升机从空中发现,当晚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会议上,再次强调要继续把抢救生命摆在第一位,熊猫海受困群众成为攻坚的焦点。

10日一早,记者随某集团军猛虎旅从步行栈道挺进。从诺日朗瀑布到五花海的步行栈道一半损毁,交错倒下的大树成了前进的桥。战士拿着钢铲劈树开路,队伍踩着碎石、树干缓慢前行。

上午10点45分左右,通过一处角度接近70度的塌方体,时不时有碎石滑落,由于滑坡体是松散的石头,十分不稳定,每人通过时都会带起大量砂石滑落,后面的人要等待砂石量变少后才能通过。

越往里越难走,在部分路段,队伍需要拉着树枝借力通过,有些路段需要大家手脚并用爬过去。部分路段还得在乱石上跑步通过以防滚石,各种攀爬姿势都用上了,有的战士手被划破。11点20分,一个锁住的铁丝门拦住去路,队伍撬锁不成,集体用力把门推倒继续前进。

11点半,队伍到达五花海,和蓝天救援队等救援力量汇合。早上8点多,蓝天救援队7名队员和9名村民,从五花海想尽办法抵达熊猫海,发现被困群众留下的纸条,告诉救援者遭遇了山崩,向上撤离到箭竹海附近。

12点半,攀登到箭竹海的蓝天救援队通过对讲机说,他们终于在箭竹海保护站发现了8名受困群众和2名保护站职工。艰难的地形让他们无法将群众送出来。情况传递到指挥部,决定采用空中通道救人!最终,受困群众成功获救。

8月10日,一组搜救队伍通过九寨沟景区五花海到熊猫海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8月10日,一组搜救队伍通过九寨沟景区五花海到熊猫海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冒死探险换来营救成功

一定要找到你!新华社记者从一开始就随多路救援力量一起,亲历各种挺进接力。蓝天救援队和猛虎旅走的步行栈道,是9日多方探险后留出的正确选择。

在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先后派出公安消防、安监矿山救援、西部战区部队、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等多支突击队共计6批次100多人,冒着滚石不断的风险,从不同方向由地面向被困地区尝试突进。

9日中午,刚抵达的达州消防、德阳消防的26名救援官兵立即集结,和武警森林部队、武警通讯人员等,第一批进入景区搜救。他们扔下携带的食物,轻装向前,队伍里最笨拙的东西,是一副担架。

沿途都是大滑坡,把道路完全淹没。滑坡体高达数百米,滚落山石比人还高,石头特别硬,踩上去脚底生疼。救援队伍在队伍最前方设立观察员,如果可行就招手,队员们小心攀爬通过。

8月10日,一组搜救队伍通过九寨沟景区镜海到五花海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8月10日,一组搜救队伍通过九寨沟景区镜海到五花海的滑坡路段。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在镜海,他们遇上了蓝天救援队,蓝天救援队的刘文泸女士说,前面完全无法通过:“去熊猫海的路上道路全毁了,我们带有橡皮船,从水面划船到滑坡体下看,路基完全垮了,原来的路变成了现在的悬崖!”

镜海依然如往常一样平静如镜,公路路基多处塌陷,有的已坠入蔚蓝色的海子,有的裂着长长的大口子,里面深达数尺。队伍继续向前,力图从悬崖上找到一条生命通道。

快抵达五花海了,队伍刚越过第六处大滑坡,即将翻越第七座大滑坡时,观察员抬头一看,头顶飘下来一阵阵烟尘——这是要大滑坡的迹象,观察员赶紧吹响警报哨子,自己来不及回撤,拼命往前爬。队伍后撤几步,没法再撤了,后面也是大滑坡!1分钟后,突然大地摇动,耳边闷雷似的响声,余震了。

石头开始往下掉。那一瞬间,所有人心都抽紧了。记者的汗一下子冒了出来。而幸运的是,这些石头沿着滑坡体,擦着队伍的边飞进了海子里。大家躲过一劫。当晚,突击队连夜挺进到距诺日朗出发点10公里处,路遇山体高位垮塌,实在无法前行,只能后撤。

正是无数次冒着生命危险的探险,才有最后地空结合救援的成功。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