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社会
冬天的抚仙湖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1-1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   谢志舟

天地物象,最生动的景色,应在人间。日月星辰,四时轮转,景随时移,而气象万千。

不用说,澂江的夏秋是最爽致的,因为气候的酷热,因为万顷碧波储备的清凉,人们越发地爱恋,湖畔人潮和着浪潮,总是喧腾如市。曾经听到一位重庆女汉子高声打电话:“你快点儿过来,待在重庆干啥子?那种鬼地方,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你过来这边看看,真是仙境天堂,好爽,简直无法和你说,好大一个湖,爽死你!”她的脚击打着水,为她的话打着节拍,把水声搅在电话里,当成切实的诱饵,陶醉得忘乎所以。夏秋之际,车马熙熙,人声攘攘,施展俗世的繁华。人的欲望,在熏风热浪中尽情渲泻,人潮浩荡,饕餮美景,痛享声色。

秋末的最后一场雨过后,天风清凉之际,仙湖渐次冷清;而湖光摇荡,山色独映,轻云高悬,天际寥廓,别是一番景致。此时游者寥寥,或情侣、或好友,湖畔漫步,细语微风,具陈幽情。

入冬以后,人踪绝迹,抚仙湖也迎来难得的休整,静静地捋着自己的碧衣,一如夕辉中的天鹅,梳洗着羽毛。远山朦胧,岚霭氤氲,如浮动的蜃景。清风掠过,细波微吟,而树叶的沙沙簌簌,随着风一片响过。鸟们早早地醒来,叽啾鸣啭,用歌声迎接冬天温暖的太阳,当阳光泼金洒银,黛蓝的湖面熠熠生辉时,鸟的欢乐也达到高潮。这是生命最原初的状态,尘嚣很远,燥氛消弭。依一株杨柳,或砂岸独坐,可以听到心的乒乓音律,与仙境天籁,自然契合。此时独步悠游,能切实感受脚步的节奏,与大地的和鸣,与宇宙的交感,与万物同在当下的刻心铭骨。

冬是凝聚收敛,是沉淀蓄积,云影天光,清澈地融在湖心。

登高临虚,自然生出冉翁先生在大观楼“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喜茫茫空阔无边”的慨叹。其实,因抚仙湖远比滇池深邃,故风浪就更为壮阔,其奔来之势,也就更加滔滔如雷。这当然是春风浩荡之时,至若盛夏,雨过天青,湖面微风不走,水似凝脂,天水相融;你不必抬头,水中的天空,就在脚下,云在悄然滑动,仿佛透明的巨型水母,优哉游哉,水倒成了云的故乡,此情此景,往往使人恍若隔世。秋天的抚仙湖,有和风习习,有纤云淡淡,少了春浪的喧嚣,少了夏日的闹嚷,多了一点点清风的吟哦,层层细浪会在不经意间,偷偷向你袭来,与你的赤脚相狎,叫人爱怜。人们似乎都不大喜欢冬天的抚仙湖,其实,冬天的湖,也别有韵味,只是你来得少,便自然少了感受。深冬时节,汇聚了春、夏、秋三季的特点,仿佛是一年的总结。清晨,其平静如夏;中午,其爽气如秋;气候乍变或夜晚来临,风吼浪惊,一如初春。冬天的湖,历经春的勃发、夏的洗礼、秋的含蕴,显出成熟的深沉。那水质清冽,水色墨蓝,时而透着天真,时而藏着老成,正如一位历经沧桑的智者,随心所欲,大化自然。

简约沉静,是冬湖的格调。世事苍茫,喧嚣繁华,只是霞气虹霓,巨美难持,转瞬即化。冬日悠悠,在寂静的黎明,一个长觉醒来,刚刚苏醒的树木伸着懒腰,略含雾气的风掠过湖面,玻璃般的草叶霜珠眨眼,潮湿的土腥味沁入心脾,清脆的雀啾,鲜泽的阳光,粼粼的波心,风烟俱静……在那样一个简洁、宁静的环境里,人的心灵世界好像湖水洗过一样,不含任何杂质,像天空一般明净和晴朗。体内某种沉睡的细胞被唤醒,想起了某些被忘却的东西,看到了繁华背后的物理——天趣闲中得,心花静里开。突然体悟了一种生命意蕴,在心灵那个曾经封闭的角落,开启一扇窗子,看见一道清明深远的景象。于是明白了天地五色、人生四季。人,本是天地之间的灵物,与自然凑泊,和天地之气,应四时之变,得养生之道。青春年少,朝气勃发,风飘万里,想象驰骋,波涌浪翻,自由奔放,梦并憧憬着;及至成年,欲望驱使,全力拼杀,追名逐利,风生水起。或云谲波诡,或暴雨浊流,人生纠缠,痛并快乐着。天命之后,花亦开过,果亦熟透。哭过、笑过、美丽过、丑陋过、高尚过、卑鄙过。看秋水长天,云林霜染。美人照影,铅华迟暮,转身思量,放慢脚步,与世事何争?晚岁莅岸,曾经沧海,收帆就港。风清月白,星际寥廓,浊酒一杯,对炉小酌,微醺而卧,世外风雨,与老夫何干!

《圣经·传道书》有诗: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寻找有时、放手有时/保持有时、舍弃有时……

曾经缠绵过春波岸柳;曾经沉迷于夏水激浪;曾经酣醉于秋月平湖;曾经淡漠过冬湖清冷。曾经的一切,都有定期,那就是人生,人生便在这定期中完成。

当人们都离开冬天的仙湖,回到喧腾的世界,不妨一个人漫步湖边,独拥这份清空。冬的湖,原来也蕴着更深邃的美,她是摒弃了躁动,消融了喧闹,无惊无艳,泰然静谧,超然逸世。此时此番景象,不适宜梦想,不属于欲望,只给一叶扁舟,载着月辉岚影,随心泛荡。

编辑:熊长青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