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法治
新时代的玉溪公安系列报道之故事篇(一)
儿没上山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7-1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胡侦伟(右)在工作中(玉溪市公安局供图)
胡侦伟(右)在工作中(玉溪市公安局供图)

2012年3月19日上午,随着一声“全体集合,重返易门‘3·18’森林火灾现场”的警情命令,我扛起摄像机跟随办案民警赶赴现场开展工作。

大火已烧了整整一夜,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烟火味,就在我们对起火点进行勘查不久,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老王突然叫着跑过来:“快!快!快!火来了,收好物证,快撤!”所有人这才发现原本已经烧出去几个山头的大火,因为风向突变,发生跳火,又烧了回来,把我们围在山头上,下山的路已成火海,我们只能往背坡上撤退。这时,前方传来战友的声音:“小心!前面是山崖。”面对前有悬崖、后有大火的危情,我脑袋嗡嗡作响,1986年刺桐关森林大火夺走舅舅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他和我一样,上山开展森林火情记录,最终“逆行”在火海里,再也没能回来……那场灾难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是母亲和舅妈最不愿触碰的伤痕。谁曾想,这年出生的我最终成为了一名森林警察,继承了保护森林资源的光荣使命,所以每到防火期,母亲都要来电叮嘱我:“要小心,去山里随身带块毛巾,背瓶水,不要往山头跑!”这段话已成为我上山的必行条例。此刻,身处火场的我耳边回荡着母亲的嘱咐,字字真切、声声入耳……

“胡侦伟!快蹲下,用水淋湿衣服捂住口鼻。”战友的催促声把我从懵然中拉了回来。这时,滚滚浓烟熏得我们睁不开眼睛,窜过来的热浪都能把头发烫卷,随时有可能发生窒息危险,我忍着烟熏火燎的眼痛,打开摄像机,记录着现场的每一刻,这些视频有可能下一秒就会成为我们最后的遗书。

或许是舅舅的护佑,或许是母亲的牵挂,或许是人民警察忠贞不渝的信念吓退了火魔,最终我们脱离危险,并带回了现场提取的重要物证——烟头,案件成功告破。

下山后恢复信号的手机急促响起:“你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呢?我看电视上说山里着火了,你在哪里?”那一刻,劫后余生的惊心动魄和酸甜苦辣在母亲惦念的问候中瞬间爆发,差点我就哭出声来,好想对母亲倾诉刚才惊心的一刻,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让家人在心绞之痛上再受刺激。“妈,我在单位,没有上山。”我再次对母亲撒了谎。母亲欲言又止,对我的回答将信将疑。母亲当然知道我作为一名森林警察的职责,但是每年的这个时候,还是会不厌其烦打无数电话叮嘱我,说着同样的话,听着同样的答复。“儿没上山”,这是我撒过最有底气的谎言。

前几天的民警问卷调查有这样一个问题:“你会选择调离警察队伍吗?”我想,所有警员和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不!我热爱这个职业!只要祖国的号角响起,我们必定践行新使命!因为穿上这身警服,就意味着责任和担当、奉献和忠诚!穿上这身警服,就要像大山一样拔地矗立,不忘初心、不辱使命!“儿没上山”,那是因为自从穿上这身警服,我们就没打算“下山”,我们就是一座山!

(故事讲述者:玉溪市自然资源公安局  胡侦伟)

编辑:何蕾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